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 注册帐号 |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访谈 >

新加坡《联合晚报》访谈稿

时间:2014-07-07 19:07来源:竹影青瞳作品站 作者:竹影青瞳 点击:
《联合晚报》:关于你的家庭背景与履历。例如什么时候在哪里出生,小时候性格如何、长大后有没有显著改变,父母从事什么工作,有没有兄弟姐妹;毕业后你做过哪些工作,曾经在

新加坡《联合晚报》访谈稿

《联合晚报》:关于你的家庭背景与履历。例如什么时候在哪里出生,小时候性格如何、长大后有没有显著改变,父母从事什么工作,有没有兄弟姐妹;毕业后你做过哪些工作,曾经在哪里教书(如果不方便透露具体学校名字,可否说明是中学小学还是什么类型的学校),教书多长时间,教什么科目,后来什么时候、为什么会离开。

竹影青瞳:我20世纪70年代后期在福建农村出生,父亲是工匠,母亲务农,家里包括我在内共六个孩子。我家庭算是比较宽裕,所以从小没有过过穷日子,但是父亲的收入也毕竟有限,而且家里也需要劳动力,所以除了我、我的二哥还有我妹妹,我大哥和两位姐姐都没有接受过完整的教育,大哥在中学时辍学,两位姐姐念到小学毕业。

家里兄弟姐妹多,加上父母重男轻女思想观念,我小时候性情比较孤僻、敏感,自尊心很强,经常感觉自己没有得到父母充分关爱,就不停哭闹以示反抗。这种性格随着年岁渐长,转变为喜好孤独并好强,我喜欢一个人呆着,自己对自己说话,我记得从小学开始就喜欢写日记,一直都写,掏心掏肺的那种,心里有什么都写出来。

我的学习成绩从小学开始就很不错,也顺利考上大学和研究生。毕业后就职于广州的一所大学,主要教授写作课程,三年后,也就是2004年,因为在网络“成名”,我从学校辞职。此后在广州某广告公司做过不到一年时间,再次辞职来到北京,开始自由撰稿。

《联合晚报》:关于把裸照放上网。你什么时候公开第一张裸照?当时为什么会决定这样做?有没有担忧或犹豫?可否形容一下当时的情形以及你最初看到自己的裸照上网时的感受。谁是第一个反应的人?他 / 她做出了怎样的反应呢?

竹影青瞳:我是2003年开始以竹影青瞳的名字在网上发表文字的。在此之前,也有人建议我把文字发到网络,但自己并没有很在意。到2003年年底,我的文字在网络已经获得相当名声了,我有一批喜欢我文字的读者,这一年时间也是我创作的高峰期,我写了长篇、中短篇小说以及散文随笔诗歌等共60万字。

有读者追捧,加上自我感觉良好,我很想做点除了文字之外的其他事情。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用摄像头拍自己,发现自己的身体看起来很不错,惊喜,然后想到如果发到自己的文字后面会怎么样。我当时为自己这样的想法激动,感觉自己真是很有创意,因为从来没有一个写者做过类似的事情。没有很多后果的考虑,我就把照片发了,然后发现我文字的读者一片惊呼声。可以说,没有人想到我会做这样的事情。

《联合晚报》:当你在网络上公开裸照以及自己与一些男人交往的经历之后,你身边的人如父母、家人、同事、朋友们等等各自做出了怎样的反应?网友们对你的反应是怎样的?你自己又如何面对 / 看待这些反应呢?

竹影青瞳:公开裸照是事实,但是我的文字基本是文学性的,想象的成分居多,而不是纪实。所以关于与男人交往的经历记录,几乎没有。我生活中的朋友知道我的网络行为之后,首先是建议我怎么保护自己免受媒体和网民进一步的伤害,他们都知道我“成名”是媒体的揭露和炒作,在那个时候,我主要是受害者。

对于我的网络作为,也正如一开始对我文字的反应,网民分为截然不同的两派,一派是正面支持,喜欢并鼓励,一派是道德批判。我自己这方面呢,从开始发表文字就遭遇了这两派网民的不同反应,所以基本已经轻车熟路,能够比较冷静宽容地看待一切了。

《联合晚报》:关于与男子的交往,可否谈谈你最初一次与并不熟悉的男子交往然后到发生性关系的故事?因为是第一次,当时心里有些什么样的感觉?哪个男子给你留下了最深的印象?为什么?有鉴于公众对一夜情的普遍既定印象,你觉不觉得有什么往往不为人知的?对于你把这些经历在网上公开,与你交往的男人又各有些怎样的反应呢?

竹影青瞳:我不是一夜情的喜好者,我在现实生活中其实是比较保守的,并没有如我文字那般放得开。认真说,我不喜欢一夜情,因为我只喜欢跟有感情的男子上床,如果没有感情,我很难开心。我也从来没有把自己现实的性经历在网上公开过,网上的文字大都是文学构想的结果,并非纪实,这一点我需要不停强调。

也正因为我文字的文学性及对现实遭遇的相对隔离,网友都比较信任我,觉得与我交往并不会真正伤害他们。我自己也懂得保护别人隐私的重要,我不忍心伤害别人。

一夜情我有过,但大都是和有点了解的人,只有一次,是在公交车上认识了一个男人,他长得不错,身材也不错,看起来有点性感。其实从他跟我搭讪我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那一段时间自己比较寂寞,所以破天荒第一次在认识的当天就跟他上了床。那天晚上我们做了好多次,他的阴茎形状很好,我很喜欢,这是我印象最深的。

其实现在看来,我觉得男女之间只要彼此有感觉,或者彼此都有想做爱的意念,见面即做,做完走人,我觉得没什么。这是比较人性的反应。

《联合晚报》:谈谈你的现状。比如平常一天怎么度过,你又如何维生。平时,身心处于什么样的一种状态。

竹影青瞳:现在做起了自由撰稿人,平常看书、写稿、写自己想写的文字。我喜欢现在的生活,这是我一直渴望的。智慧源于闲暇,自由撰稿比上班有更多自由支配的时间,我想更充分地发展我自己。

在经历网络成名之后,我的心态有很大的改变,现在的我,比以往更宽怀,也比以往更了解自己所走的道路,也比以往更明白自己的愚蠢和无知。

《联合晚报》:你如何看待女性的身体?你曾经回答记者问题时说,与别人不同的是,你想帮助女性达到“身体的本然状态”,这是怎样一种状态可以详细点谈谈吗?你又如何看待自己所扮演的角色?

竹影青瞳:我关注女性的身体,首先因为我有关注的优势:我身为女性。我关注女性的身体,其实真正说来,我是在关注女性身体对这个世界的感知。我的文字有很多都是在表达女性身体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和体验。

我认为身体先于我们的思维感觉这个世界,思考这个世界。所以身体比人的思想更贴近这个世界,人的身体具有本原性。所谓“身体的本然状态”,即剔除道德、社会规约等对身体的遮蔽,回归到身体作为与自然界其它物体相等的状态。

比如我自己的身体,我觉得它首先就是物体,与植物一样,它有自己的色泽和美感,也有自己的敏感。但是在其他人眼里,身体可能首先代表羞耻,它必须被遮盖,它还与欲望相关。那么在这些人眼里,当他们看到裸体的时候,他们首先看到的其实不是身体,而是他们自己的文化观念。

我的心愿是建立一种与我们传统文化不同的新文化。这新的文化从身体的本然状态开始,关切孤独的个体而不是集体,探索如何面对个体的生存而不是集体的社会生活,以及如何美好地处理个体的生命。

《联合晚报》:未来有什么打算?有没有担心过将来的维生和婚姻家庭?

竹影青瞳:我已经走上一条道路了,未来也就是在这条道路上继续前行。我家人都要我赶紧结婚生子,我自己也想,但又觉得很难真正实现。关于生计,以前觉得是大问题,现在不这么看了。我不追求荣华富贵,上帝不丢弃一粒种子、一株草,所以神也自然有办法让我存活。

《联合晚报》:请你谈谈此次来新加坡,你的演讲会关于什么,听众可以抱一些怎样的期待?

竹影青瞳:此次新加坡的演讲,会是关于东方女人的性感和智慧人生的。我会讲什么是东方女人,当然首先是我自己的性感,以及人生智慧。


以下为在线访谈:

《联合晚报》 说:
你介意我们现在再聊聊吗,大概进一步问一些问题。主要现在是晚餐时间,会耽误你吃饭吗?
竹影青瞳 说:
我还没吃饭,没事,你问吧。
《联合晚报》 说:
你的学历?
竹影青瞳 说:
文艺美学研究生。
《联合晚报》 说:
你有没有出版书?
竹影青瞳 说:
没有。
《联合晚报》 说:
你说,没有很多后果的考虑,我就把照片发了。发了照片以后你的父母、家人、朋友等有什么反应吗?
竹影青瞳 说:
了解我的朋友没有很吃惊,因为我的个性和文字他们都知道,觉得我就会做这样大胆的事情。他们比较关心我的生活,担心我受到伤害。
《联合晚报》 说:
家人呢?他们会不会担心、不接受并给你造成压力?
竹影青瞳 说:
没有,我的家人是事后才知道的,他们只是说我这样不利我,因为中国的国情。
《联合晚报》 说:
他们没有吃惊?家里人知道你选这样的题材创作、并且公开个人裸照,他们是如何接受你这样做的呢?他们会不会为你未来成家担心?
竹影青瞳 说:
因为我从小就比较独立,我家人都不太关心我做什么,我的人生道路都是我自己选择的,我家人干预非常少,也因为我很少让他们操心我的事情,所以他们对我都比较信任。虽然不一定赞同我做的事情,但如果我坚持我自己的选择,他们也不会怎么样,甚至都不会当面说我的不是。
《联合晚报》 说:
嗯,是这样啊。对了,你现在生活在广州对吗?你的家人和兄弟姐妹和你居住在同一个城市、常常见面或联络吗?
竹影青瞳 说:
我暂时生活在北京,不是在广州,我家人不与我一个城市,平常不常见面,电话联系比较多。
《联合晚报》 说:
OK。对不起这里的一些零散消息让我弄混了。从你的回答来看,你是说,其实你写的东西与你本人真实的生活相距甚远对吗?
竹影青瞳 说:
有点远,不能对号入座。
《联合晚报》 说:
那么问题是,能不能谈谈你真实的生活和个性,你对情色和肉欲的看法?比如说,你会被什么样的男人所吸引?
竹影青瞳 说:
我真实的生活比较封闭,现在正在改变。现实生活中我是一个温和的人,很容易接近,也可以说比较中规中矩。我的文字有不少关于性和身体,这是我领悟这个世界的方式,是为了我探索这个世界,不是享乐,也不是故意显示自己的有个性。我喜欢性感的男人。
《联合晚报》 说:
你觉得什么样的男人对你而言是“性感”?
竹影青瞳 说:
身材是首要的,其次是素养。
《联合晚报》 说:
哈哈,Ok,然后呢?可以具体一点吗?
竹影青瞳 说:
我比较喜好男人身上的能量,他的能量首先体现在性能力上,如果事先知道这个男人的阴茎看起来不理想,我一般不乐意与他上床。素养方面,当然要聪明,不然很难沟通。
《联合晚报》 说:
(我觉得你用文字创造了另外一种生活、另外一番世界呢……)
竹影青瞳 说:
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但也不完全是。文字对我个人有坐标和向导的作用。
《联合晚报》 说:
你的回答中说,和陌生人的一夜情的经历,你其实只有过一次,可以这样说吗?
竹影青瞳 说:
严格讲是这样。我不知道你对一夜情是怎么定义的。
《联合晚报》 说:
我会交待说,与初次见面的陌生人,这样子。我想问的是,之后你还和他保持联络吗?
竹影青瞳 说:
没有。我一般跟有点认识的人,不太跟完全没有了解的人。我们完事之后相互消失,电话都没有留。所以我觉得这一次才是真正的一夜情。
《联合晚报》 说:
嗯,这样也多少是自我保护。。。我想会比较好。
竹影青瞳 说:
是啊。
《联合晚报》 说:
对于你有较多了解的性伴侣,你与他们是长期有性关系吗?他们如果知道(我想很可能他们的确知道)你也和其他男生有性关系,他们介意吗?换言之,我想了解的是,你觉得男人怎样看你?男人尤其指与你有性关系的,你觉得他们和你做爱是因为什么?
竹影青瞳 说:
我自己在现实生活是相对保守的,一般不会随便跟人上床,彼此感觉还可以才会发生肉体关系。男人也会询问我到底跟多少男人做过,我一般回答是很少,因为确实是如此,我没有必要撒谎。无论生活中,还是在网络,都有不少男人对我有性幻象,我自己对这一点也困惑,因为我不能算漂亮。自从写字之后,有更多男人想跟我发生关系,我想原因主要在于我的性感。无论我的文字还是我的身体表达,都容易激发别人的性幻想。
《联合晚报》 说:
我想问的一点是,你如何定义你自己的性感?那是怎样的一种性感、是不是有某种特定类型的男人特别会受到吸引?
竹影青瞳 说:
就目前来说,成熟的男性容易被我吸引,年龄在25岁以上。关于性感,很难用语言表述清楚,它是一种身体和语言散发的气氛。比如我与异性约会,在咖啡厅,不需要任何身体接触,我就能让男人的身体兴奋。还有我的文字,也有这样的氛围。
《联合晚报》 说:
以前多次发生过?
竹影青瞳 说:
有过。当然这样会给自己引来麻烦,所以我会约束自己。
《联合晚报》 说:
呵呵,对啊。另一个问题是,你提到网络成名给你带来的改变,认识到自己以前的愚蠢与无知,能不能具体谈谈这种改变是怎样的?
竹影青瞳 说:
这个改变从出名以来一直在延续,以前我性子比较急,有点急功近利,慢慢地我明白其实一切外在的遭遇都是我自己内在的反应,所以要改变外在的环境,首先从改变自己的内在开始。
我开始学会宽容和理解,慢慢地能够清明地对待别人对我的一切评论,我学会了超然地生活。
《联合晚报》 说:
你所说以前的“愚蠢与无知”是指什么?
竹影青瞳 说:
刚上网的时候,看别人骂我砸我,我心里是很难受的,觉得自己不被人理解,现在不会这样了,知道自己为别人的言论生气是很愚蠢的,是太认为自己重要了。我现在的自我重要感没那么强了,由此我可以笑对一切。
《联合晚报》 说:
这样你才可以比较不受干扰的坚持自我,你会这样感觉吗?
竹影青瞳 说:
是的。一个人的能量如果不是浪费在应对别人上,可以更好地用来创造有价值的事务。
《联合晚报》 说:
我家人都要我赶紧结婚生子,我自己也想,但又觉得很难真正实现。——你觉得难在哪里?
竹影青瞳 说:
主要难点在于我不想把自己的生命能量用在结婚生子,我想写字,写字对我来说是生命的第一事务。
《联合晚报》 说:
所以这是你自己的判断和决定,就是说很难同时拥有婚姻和创作事业。
竹影青瞳 说:
是的,你说的对。生命有限,人的精力有限。
《联合晚报》 说:
我想我问得差不多了。我与你访谈之后感觉,你与公众对这一类所谓“网络情色写手”的认识其实蛮不同的,无论是喝彩的还是砸砖的公众,但他们几乎形成了一种stereotype。
竹影青瞳 说:
是的。
《联合晚报》 说:
我的感觉是,如果你要继续在写作的道路上摸索下去,这种公众既定的偏见和目光可能是很糟的阻碍作用。
竹影青瞳 说:
可能吧,不过我自己不担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轨迹,如果我的轨迹是这样的,我没有理由抱怨。
《联合晚报》 说:
这很大程度上的确是媒体炒作和出版社为你制造的定位和形象。
竹影青瞳 说:
是啊。不过在快速演变的时代,一切很容易形成,一切也很容易销毁。
《联合晚报》 说:
你不考虑转型?我是说写作上。
竹影青瞳 说:
不需要转型,我向来如我所是。
《联合晚报》 说:
你这是第一次来新加坡吧,希望你enjoy这次旅行。
竹影青瞳 说:
嗯,谢谢。
《联合晚报》 说:
对于那些没有露点的照片,比如有一张用纱巾缠住身体的,你认为可以刊登吗?
竹影青瞳 说:
可以啊。
《联合晚报》 说:
还有一张趴在床上的。
竹影青瞳 说:
可以。
《联合晚报》 说:
既然你在自己的博客上早把这些照片拿下来了,那为什么你还允许报纸刊登呢?
竹影青瞳 说:
我感觉无所谓了,反正我感觉不影响我的心情。你代表你报纸的态度,你不太可能代表我的态度的,是不是?但是我自己的网站和博客,代表的是我的态度。
《联合晚报》 说:
OK。这也显示一种观点。
作为记者,我想真实地反映一个故事比制造一个吸引人家来阅读的故事,更加重要。
但问题在于我必须清楚了解你的立场。如果你的立场很坚定的要求,不要刊登裸照,我们当然必须尊重当事人的决定。
竹影青瞳 说:
嗯,你的想法很合理。如果是裸照,我只允许放一张,就是侧面坐姿的那张。其他没有露点的也可以放,不过最好放侧面的那张,因为这一张我感觉比较能反应我的内在。
《联合晚报》 说:
就是你腿交叉、一边手臂对着镜头的那一张?
竹影青瞳 说:
对。
《联合晚报》 说:
好的。反映了怎样的内在呢?你能稍稍形容一点吗?
竹影青瞳 说:
孤绝。有点孤独和绝望的姿势。
《联合晚报》 说:
Ok。那么就这样子,谢谢你,耽误你吃晚餐了。
竹影青瞳 说:
没关系的,谢谢你的提问。


新加坡世界书展竹影青瞳公开讲座:
2006年6月3日(星期六)
时间:下午2点正至4点
地点:新达城2楼宴会厅

(0)
(0)
------分隔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竹影青瞳简介

特立独行者,1999年开始文学创作,2002年取名竹影青瞳在网络发表文字,有小说60篇,散文273篇,随笔120篇,诗歌16篇,日志69篇,访谈28篇。思想前卫,文风大胆,语词狂狷魅惑。后洗涤尘垢,亲近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