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 注册帐号 |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访谈 >

《重庆晚报》:上帝才有宣判的权力

时间:2014-07-07 19:11来源:竹影青瞳作品站 作者:竹影青瞳 点击:
《重庆晚报》:上帝才有宣判的权力 1、首先是一个非常老套的问题——你当初为何写作?是为了爱好,还是需要倾诉? 我刚开始写字的时候,是1999年吧,确实是感到需要表达的欲望,

《重庆晚报》:上帝才有宣判的权力

1、首先是一个非常老套的问题——你当初为何写作?是为了爱好,还是需要倾诉?

我刚开始写字的时候,是1999年吧,确实是感到需要表达的欲望,但这种欲望不是很强烈,而且是时有时无的。从2001年开始,我写字就不是爱好和需要倾诉了,而是觉得我非写不可,如果我不写,我会觉得自己过得很糟糕。

我的情绪经常不好,很难有觉得开心的时候。写字对我来说是对自己心境的一种平衡,而且不仅于此,更是我活下去的理由。人心是很容易散漫的,如果没有一件重大的事情把这散漫的心神集中起来,这散漫的心神往往就变成了折磨人的坏情绪、坏脾气、坏习惯。很高兴的,文字把我的心神给集中起来了,而且还赋予我的生存以我能接受的价值和意义。

2、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网下的你——一个生活现实社会中、真真实实的你?我相信每一篇作品背后,都有着来自于生活本味的原动力。

毕业工作以后我的生活是比较封闭的,朋友不多,跟同事也几乎没什么来往。每天上完班,就回到自己的住处,看看书,写写字。所以有读者说我的作品内容很狭隘,这是有现实原因的,我从学校到学校,20多年来就没有离开过校园,加之我性格比较内向,对社会的接触实在是有限。

文学作品是由虚幻的东西构架起来的,当然不可能没有现实的元素。但从我的文字来揣测我的现实表现,肯定会有很多误差。不过有一点是真实的,文字的我肯定是现实的我内心的一部分,但这内心的部分不一定会在我的现实生活中表现出来,也就是说在生活中我周围的朋友是看不到我这一点的。

每一个人都有很多可能性,生活中的这个人只是这个非常丰富的人极为微小的一部分。而一个写字的人,他有可能充分挖掘自己的各种可能性,然后把这各种可能的自己都在文字里表现出来。

3、你平常喜欢读哪类书籍?喜欢哪些作者的著作?他们的文风对你的网络作品有无潜移默化的影响?

我上学的时候读的书比较多,比较喜欢能激发人灵性的哲学和宗教类书籍。文学类作品也看,偏向于有灵性和有思想的作家。早期对我的文风有影响的主要是杜拉斯、米兰•昆德拉;诗人有荷尔德林、特拉克尔、里尔克、海子。

毕业以后看的书非常有限,而且基本不怎么看书了,主要也是自己忙于自己写了,别人的东西也看不进去。

一个人的精神气质很大地左右这个人喜欢的东西,人都是这样,总是想找到与自己对应的东西,总是想加强自己拥有的东西,这就是自恋吧。

4、你写的文章大多是以你自己——“竹影青瞳”作主角。对于这类自传或半自传体裁的文章,文中所涉的人物——也就是你日常生活中接触的朋友,他们知道自己成为故事的素材吗(虽然你用的都是化名)?他们(包括你的男友)知道后,会有什么反映?

虽然我喜欢以第一人称甚至竹影青瞳这个名字作为故事的主角,但不一定就是自传,也就是说文中所涉的人物,大多都是虚构的,根本没有现实的原型。有很小一部分作品是有原型的,但这个原型也已经被幻化了,跟现实的人已经对不上号了。所以我日常生活中接触的朋友没有指责我的,他们也没有理由指责我。

我写的东西都是虚幻的文学作品,而不是生活记录式的日记,很多人忽视了这一点,以为我是在揭发自己的隐私。我的私人生活没什么出彩的,比较循规蹈矩的一个人,封闭自恋。

5、你自称人间妖孽,是否意味着你自己清楚自己叛逆、性感的文风与表达方式不为传统文学所理解?

对,对于这一点我开始写字的时候就直觉到了。但我不愿意舍弃自己内心的真实去迎合传统文学的口味。文学在一定程度上没有什么规矩可言,如果有规矩的话,这个规矩就是自由的原则。

我想怎么写,我就怎么写,这就是自由。但这种自由不是没有美感和任何价值的胡言乱语,而恰恰是对于美感和价值表现形式的假想和探索。

比如我喜欢以一个漠然的旁观者的角度来写一个叫竹影青瞳的女人,当然这个叫竹影青瞳的女人一定程度上就是我自己了,现实的自己,还有通过文字表现出来的自己。我作为一个他者来写我自己,也就是把我自己当成外人来看,这个很有趣,读者看了我写的,以为是别人在写我,我经常觉得自己在故意逗读者玩。

6、很多网友大多前来看你的图像而非文字,是否与你的初衷背道而驰?你觉得有多少人是真正冲着你的文字而去?

我的想法是,不管他们到我个人主页看什么,反正他们是来看东西的。他们能看什么,看到什么那是他们自己的造化。我真的不觉得自己丧失了什么东西,因为一开始我对他们的企图就没有任何期望。我不可能强迫一个人阅读我的文字,喜欢我的文字。我是要写的,而写了是要把文字摆出来让人看的,也就是文字本身要实现它作为文字的价值。我要做的工作就是这一点,写字,然后把字公开。后面的工作就不是我要做的了,也不是我能做的。

图片删除以后,我的个人主页的点击率仍然以每天上万的点击率在上升。阅读我文字的人不是在减少,而是在增多。我有理由为自己的文字高兴。

7、你曾质疑“为什么大家能够以纯净的心去观赏自然界的其他物体,却不能以纯净的心来观赏我们自己的身体?”但眼下网民的素质尚未达到甄别艺术与色情的层次。有没有想过你的相片,也许会使一些人误入岐途?

误入歧途应该不会,我的图片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网民的素质不是我要考虑的,我考虑的只是把美的东西拿出来大家分享,仅此而已。每个人的审美能力是不同的,如果我站得比你高,对不起,我不会向你弯腰,只有你自己也站在与我同等的高度。

不管文学作品也好,还是其他的艺术表现形式,对人的理解能力和智力水平应该有构成挑战的元素,这样人才会缓慢地有所成长,而不是一直原地踏步。

8、现在某些文学网站上已经有了模仿你的行为——将自己的照片贴于文章结尾作为另类“注释”,非常有包装化效果。你觉得这是否有悖文字创作的常伦?

这是个商品社会,包装在一定程度确实起到了附加值的作用。比如我们买一个日常用品,有时候确实倾向于买包装精美的,使用起来,不管包装如何应该是一样的,但我们还是会认为包装好的更有价值。

但任何东西都有它最为集中的价值,附加值始终是附加值,只能依附于主价值而存在,在时光中沉淀下来的也是这个主价值而不会是附加值。

文字也是一样,文字最大的价值就孕育在文字本身之中,如果要以文字为主要表现形式,就应该集中探索文字本身。我不反对为文字添加附加值,但是不能混淆了主次。

9、我经常在想,如果有男作家将自己的玉照放在网络上,会有什么效果?一定会比女人更轰动。但是,敢为此事的几乎全是清一色的女写手,我想要么是人们对于女性身体更有窥私欲,要么男人是思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你怎样看待这件事?

如果有男作家把照片放网络,很可能根本就不会有轰动的事情发生,大家会觉得这个人很无聊,或者有毛病。原因是这个社会对男人的身体没有隐秘的窥视欲,男人的身体没有女人的身体的神秘。

任何一种窥视都有潜在的禁忌作为基础,而女人的身体更集中地充满了各种禁忌。这种禁忌在大多数人看来似乎是因为一定社会的道德和习俗以及男女社会地位对人心影响的结果,而我认为恰恰相反,其实正是因为女性身体源自天然的神秘,才产生了一定社会道德习俗和人心秩序对于女人身体的禁忌。也就是说,首先产生了对于女性身体的敬畏之心,其次才有主动的社会禁忌和规约。

女人有生殖能力,能把一粒微乎其微的精子培养成一个活生生的人,这无异于点石成金。就为这一点,女人没有理由不成为敬畏的对象。

10、从一个普通读者的角度,你对木子美的小说及风格有何评价?木子美曾在网络上为你说话,你对此作何感想?

她的小说我没仔细看过,感觉文字简练,一针见血,有灵气。我想我们都很不幸地成了媒体炒作的佐料,不想出名却出了名。在这一点上我们是惺惺相惜的。我想她通过自己的经历理解了我的经历,而我也通过我的遭遇理解了她的遭遇。很多事情除非我们自己也经历过,不然很难知道当事人究竟是什么回事。

我想我们都是想自由地表达自己的人,但我们的表达方式还不能为人接受。

11、你觉得你与木子美之间——无论是世人眼中叛逆的性格、赤裸直白的题目、性感的文风、透骨的文字描写等,是否有一定的类似之处?说实话,我觉得你们两人的文风迥异—她以赤裸裸的事件描写寻求卖点,而你则侧重于情感渲染,字里行间似乎透露着与年龄不称的——不羁和沧桑(纯粹是我的感觉)。

叛逆和直白,是有这相同点,文字风格就没法比了。我是比较严肃的写字的人,严肃在于,我一直在文字中探讨比较学术的问题,比如爱情是什么,为什么人生下来会有这么多的痛苦,为什么我必须活下去,诸如此类。

你说的对,我的文字确实情感充沛,充满激情,但又经常地表现出颓废和悲伤。没有办法,我的精神气质就是如此。我是一个比较厌世的人,不会生活,以后可能会慢慢变化吧。

12、有人说,不管以怎样的形式上网,无论是你还是木子美,作品永远不可能成为经典。毕竟,我们生活在一个传统的国都,讲究的是“避俗就雅”,追求道德的高度和追求性的酣畅淋漓是不可能统一的,。过分的张扬虽然能引起一时的轰动,但是得到更多的往往是鄙视。客观地说,你觉得自己的这种感性文章加图片的路线在重重压力下还能走多久?

老实说,我没有走什么路线。贴图只是当时的冲动,冲动是会过去的,也是会腻烦的。我比较任性,自己兴头上想做的事情往往就会无所顾忌地去做,做也就做了,做完了自己兴致也没了。

但写字不是我的冲动,写字是我内在力量的逼迫。我屈服于这种内在力量,而且会屈服一辈子。

至于文字是否会成为经典,在没有被证明之前,谁的判断都可能失误。这一点,还是让时间去缓慢地证明吧。人类自身没有能力对任何东西宣判什么,上帝才有这种宣判的权力。

13、媒体的大肆炒作(不好意思,包括我们报社)使你成为公众人物。相信你的生活和工作已经因为此事受到了很大影响。这让我联想到你不久前的辞职。这两者之间有无必然的联系?

让我如此快辞职确实是因为炒作。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压根没想到我会在今年辞职。过年的时候我把积蓄都花光了,结果现在辞职以后处境很尴尬。

一个人如果受到很多人的伤害,那么这些伤害她的人可以压根不对这个人负什么责任。这就是人类社会,一对一的伤害,或者几个对一个的伤害是不允许的,但如果这个社会的大多数人都在伤害一个人,这倒是正当的。希望上帝祝福这个被伤害的人。

14、从邮件中,我发现你很尊重自己作品的原创性。你的网文有没有打算在纸媒上发表?

能在纸媒发表当然好,这也是比较好的保存自己文字的方式。如果有机会,我还是会把自己的文字发表出版的。

15、辞职后现在从事何种职业?写作方面有何新的打算?

暂时没有找新的工作。我想先修养一段时间,出去旅游,边行走边写一些文字。

有读者说我的文字太出世,太孤高了,我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我想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多跟人接触来往,扩大自己的眼界,其实也是试图突破自己文字的局限。

(0)
(0)
------分隔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竹影青瞳简介

特立独行者,1999年开始文学创作,2002年取名竹影青瞳在网络发表文字,有小说60篇,散文273篇,随笔120篇,诗歌16篇,日志69篇,访谈28篇。思想前卫,文风大胆,语词狂狷魅惑。后洗涤尘垢,亲近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