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 注册帐号 |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访谈 >

竹影青瞳精彩语录1

时间:2014-07-07 19:12来源:竹影青瞳作品站 作者:竹影青瞳 点击:
竹影青瞳精彩语录 我过得充实、内在富裕,这就是一切。生命本身就像一场焰火,自己光明,别人吃惊。 最终的目的,自己快乐,也带给别人快乐。我渴望能够改变这个世界些许。 这

竹影青瞳精彩语录1

我过得充实、内在富裕,这就是一切。生命本身就像一场焰火,自己光明,别人吃惊。

最终的目的,自己快乐,也带给别人快乐。我渴望能够改变这个世界些许。

这个女人(竹影青瞳),我怜惜她。

我并非没有一点道德责任的人,我的现实生活也很严谨,并没有如我的文字那般自由放纵。虽然自由往往带着消极的一面,但我们不能为此拒绝自由的追求。

相比于欲望,爱更珍贵,也更值得珍藏和费尽我们的生命去寻求。也正如此,我更把自己的生命倾斜到爱,而不是欲。

(关于乳房下垂)果子成熟了自然会受地心引力吸引,不算下垂。

真是每个人的看法都不同,有人觉得长发好,有人觉得短发好。我自己呢,无论怎样,我都挺好。

看到越多,痛也越多。所谓天机不可泄漏,就是说你看到越多别人看不到的,就越折你的寿。

女人虚荣,男人征服,性情不同。也不必为此苦恼。是如何便如何,不要下判断,不要与之纠缠,随它来,随它去。对待任何甘苦,倘若能如此,也就解脱了。

每个人都有独特之处,首先给之空间,不要妄下判断是最好的。

我感觉不到失败感,悲凉是有的。人在世中,体验到风霜雨雪,悲凉是难免的,自然界中的植物被严霜覆盖也都耷拉下身子,何况人。这是悲凉,因为人的脆弱和有限而感到的无奈,但不是失败。做女人也不是某种失败,生命体在本质上都是一致的脆弱和有限。

我所追求的正是鲜活的生命,对任何事物敏感,都能容纳。

路会越来越顺畅的。路的顺畅取决于走路的那个人,而不是所走的路。

我想体验一个人,就是体验到她的身体里去。文字和照片都是我,不是他物。

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任何生命都是过客。天地恒久,我们不过是上帝脑海里偶尔闪过的一个念头。而我贪婪地希望上帝能抓住我这个念头。

夜晚的人比较容易沉迷于自己,比较容易双手抱着自己,疼爱自己。

做一个纯粹的人,即使艰难,但幸福的是自己。

我现在想,我自己根本不算什么。我不过是力量实现自己的工具而已。我的生命就是给我所选择的道路利用的。

是什么不重要,我如何做才重要。

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不可以裸露。

怎么烦恼都是自己的,爱惜自己,就不要放任外在的东西伤害你的平静。即使别人不变,你自己可以变的。

你们说你们的,我做我的。互不相干。

我的身体经过如此众多的探讨,基本上不存在问题了。我的世界已经大不一样了。

观看自己的身体,这是最适合我的方式,不一定适合别人。观看当然是首先自己观看,但一个人如果不跳开自己,就很难看到自己,如此就必须邀请别人帮你观看,如此才能稍微跳开自己反顾自身。而其实邀请别人看,观看本身是相互的,别人看我,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在看他自己,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地在他人身上印证自己的存在。我观看自己,借别人的眼光,从身体开始,看到内在。但是倘若不看身体,那就什么也看不到。灵魂在身体出没不定,没有身体,灵魂根本不能被触摸。

爱,从身体开始的爱;孤独,渴望通过灵肉的交融消除孤独,这是我写那些非常规性爱的基本主题。非常规性爱更有震撼力,也更容易深入挖掘。

得过且过也是一种活法,不要太深入,因为深入往往就痛苦。让自己心地踏实也是一种活法,坚持某种就必须放弃某种,不要叹息那必须放弃的。哪一种活法都有苦处,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每个人都要认清自己,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方式认清自己,而我的方式在这个年代还不太被接受。

道德的某些概念已经很模糊了,我所理解的道德沦丧是对善的迟钝,对恶的推崇。

看到《圣经》就觉得亲切,那些词语就在我的本源处。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想重新让自己与身外的能量(别名神或上帝)联结,让自己归属于它,与它对话。我这种努力的方式(对自己身体的观看)不是最好的,但却是适合我的。

(关于竹影青瞳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吸取了我的精华。

各有各的路,各有各的命。

我对生活的独特见解跟你所希望的独特见解不同,你的眼睛就看不到了。

庄子: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我也认同。人在有需求的时候,彼此会很贴近,但也会在需求难以相互契合的时候,彼此猎杀,如此,不如相忘江湖,老死不相往来。

好比蜡烛和太阳。个人的光像萤火虫,与别人同在,才能构成太阳的光。

回归本源,回到自己的出处。

可见的美都是有缺陷的。

看待一件事,首要的不是情感,如我喜欢,我讨厌,我赞赏,我鄙视等,而是学会思考,这件事为什么会这样,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像别人说的那样发生的等等。学会用自己的眼睛看,自己的脑子思考,才能真正看到真相。情感判断往往蒙蔽真相。

敏感的人容易孤独,孤独的人渴望倾诉。

我是性感生活,性感生活最基本的内涵,对我来说就是尘世的生活,有欲望的生活。

性只是法门,借它,我的文字抵达我想抵达的地方。

世界很复杂,而我想保持某种单纯,世界变化很快,而我想保持某种不变。我也知道我这样会活得很艰难,但我想这是我的宿命。我的内心一直有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可以说是我的信念,也可以说是冥冥中我的保护神在我心里种下的我最爱护的种子,我有内心这个孩子感觉已经满足了。我也想做一个完整的女人,也知道倘若我生孩子,我的人生肯定会变得完全不同,但这样的生活对我来说就像彼岸,从我开始对自己的道路明确的那一天开始,它就成了我的彼岸。

我做事比较白痴,经常听从自己的能量,而不是听从自己的脑子。

我情愿不是作家,也不愿自己与自己相违背。每个人都是一个很丰富的世界,作家只是一种身份,作品也只是作家的一种姿势。我可能比较贪心,我想在我的一生中展现各种姿势,而不是仅仅一种姿势。

青瞳无处不在,但没有一个是她。

不知道爱谁。所以就爱一切人。

我更适合做我自己。

每个人领悟的方式是不同的,有些人在经历人世繁华之后看破红尘,有些人不经世事就了悟一切。所以佛法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便法门,不尽相同。关于性欲,这是对身体能量的最大损耗,而灵性的修行,是需要一个人的大能量的,所以宗教一般都禁欲。

我的朋友经常跟我说,一个人做女人的时间是非常短暂的,就以月经来潮到断经时间来计算,也就那么几十年。而这其中真正感受到身为女人的幸福的日子则更少。她的话经常让我觉得做女人的紧张和恐慌,身体在衰老,青春很快就过去,怎么办?其实放开想一想,男人也是如此。都不可避免受这自然的法则的蹂躏。但只要有生,不管青春年少,疾病衰老,都要好好珍惜,从内在珍惜自己,珍惜生命。

有时候退开一步看,其实一切都很可爱。

我经历的事不多,不过凡是我关注的事,我的体会都会很深入。

生命首先是自己的。

美我想应该是一种感染力,是心灵感应。好的东西打动了我们,我们就把它的特征称为美。相比于美,真与人的感觉就会有距离一点,真让我们看到某种东西,但我们不一定会动心。我不介意别人说我丑还是美,或者真,就我自己看自己的眼光,我喜欢我自己,爱我自己,对自己不抬高,也不贬低。

世界不是完美的,每个人的生活也不完美。相比于以前,我现在开心、淡定很多,也知道一个人快乐的价值不仅仅在自身,其实也在感染别人,展现世界的美好一面。

在以前,大家把性看作是用来生孩子的,现在大家更多地把它当娱乐工具了。至于我提的性感,主要是一种生活方式,因为我把身体当作自我作主的生活方式的突破口,所以我就用了性感这个概念。

我相信一个真正的女人的“女”是从内而外散发的,所以我的衣着、家居装潢、出身等外在环境对我并不是约束,对它们也并不十分在意。有些人可以把自己的外表打扮得很漂亮,但却没有能力把自己的内在也修剪得漂亮。内外的两种打扮能力往往不是同一的。我呢,我顺从自己的能量流向,农民也好,妖孽也好,性感也好,男像也好,我都接受。

我自己的个性来说,我会选择情感先于性欲。单纯的身体欲望的满足经常让我觉得痛苦。但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有些人是可以单纯享受性的,我觉得无可厚非。关于性,只能算是我了解世界的一个角度,或者一个切入点,性当然不是人生和世界的全部。佛说了悟的法门,性也可算是我认识自己,深入洞察他人和世界的一个法门,但仅仅是一个方便的法门。佛说,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法门,自然,别人认清自己,认清世界就不一定需要像我一样如此深入地了解性,体验性。我只能说,身体和性是最适合我了悟的法门。大家应该关心我了悟了什么,而不是关心我利用的法门。

我以前也不想结婚,也怕束缚了自己,但深入社会,发现自己的无助和孤寂之后,我还是希望有现世的归宿。

按自己的节奏,自己喜欢的姿势来了解这个世界是最好的,这跟做爱很像。:)

正因为现实中,人的身体不可能平等,所以我才主张,人的身体应该平等,只有从尊重身体的角度,把身体当作唯一的生命,我们才不会认为一个高官的身体比一个民工的身体更值得挽救,更有价值。但是灵魂是很难平等的,每个人对自身的认识、它灵魂的清晰度都是不同的。强调灵魂的不平等不是给人划分等级,而是更好地对待他人,不去要求每个人都是圣人,每个人都是雷锋。

别人没有办法改变,不妨改变自己的想法。

关于灵魂,重在体验它,而不是思考它。

男女性关系是入口,正如一道门,推开门进去,里面的景象万千。

我不可能改变我自己。我不可能把自己多出他人的一截砍去。

女人展示身体不一定是为了奉献给谁,而只是展现。比如一朵花开放,很自然的生命的本性。她展示身体,她是想让身体从限制中走出,得到某种程度的自由。

每个人切入这个世界的角度是不一样的。有些人更容易体会到欢乐,有些人更容易体会到悲伤。上帝安排了这一切,但不知道他为何这样安排。

自然的姿态,我是如何,我便如何。

不要着急,陈旧的思想自己会慢慢腐烂,死掉的。

网络是看自己,看他人的另一种角度。与现实的角度略有不同。

不是玩情色,只是察看自己而已。身体的每一处都有自己的表情,为了让身体每一处的表情都能让人看见,有时候就必须牺牲脸部的表情。

裸体和性都不高尚,但也不低贱。我是自然地看待这两者,平常心看这两者。

大多数人对死亡没有感觉,直到它降临为止。

婚姻是约束,但也是心灵的某种归宿。

我是把人生想得很长,总觉得在死亡之前我可以好好谋划我的生命。但其实死随时都可能降临。

人都有光,有光就不要把它遮蔽,让它自然发出。

我不会以虚伪来对待虚伪,以假话来回应假话,以丑恶反击丑恶,对待世界,对待他人,我始终回到我的本性。我不能要求每个人都能与我对应,但我还是渴望遇见美好的人。

能够被吸引,自然是因为内在的某一根弦跟外在的某一根弦产生了相同的震音。宇宙万物都是相互呼应的。

我当然还是我,我一直在变化中,正如水流。而你当然不会遭遇相同的水流。

有爱就会有伤害,只要是基于身体的狭隘的爱。但宽容的爱也正如你说的,有幽怨但没有怨恨。而源于平等之心的爱,没有幽怨也没有怨恨。

我对人也一直抱着善意,总觉得别人不致于对我如此,我没有伤害别人,别人也不会伤害我的。但人与人都不同,不可能每个人都跟我一样。既然丑恶的东西不可避免,那就安然待之了。

网络和现实是两种维度,两种维度都展现一个真实的人。我在网络和文字中是真实的,在现实的表现也是真实的,只是这两种真实没有重叠,而是有所区隔。

嫁娶是人生中美好的动作,我一直抱着这样的想象。

进入我的感觉跟进入别的女人的感觉应该没有两样,只要你自己还是同一个自己。而就我自己来说,我没有我自己,我和谁做爱,我就是那个我与之做爱的人,由此我的经历显得特别丰富。而人生也是如此,你来这里,你带着你自己的感觉来跟我说话,而我面对那么多人,我让自己融入与我面对的不同的每个人,我自己的感觉是不重要的,如此多不同的感觉比我个人的感觉更丰富。这就是我的敞开。

人都有迷茫,生本身就是迷雾重重。

身体本身是纯净的,而人的欲念会歪曲它的纯净,或者贬低它,或者过分迷恋它。

从上帝的眼光看,我们每个人都是可怜的蚂蚁,但从蚂蚁的眼光看,我们每个人虽然弱小,但都有生命的尊严。

我是幸福的。幸福源于自己的内在,不是外在。

我只是在尽力回到女人的本源。

万物都普通,但万物都有光,相互照亮。

落在后面的,时间会把他推到前面去。所以都不用担心。

说出自己想说的,不一定出于对某个人的信任,而是对这个世界的信任,对生命的热爱,对自己的尊重。

我一直睁大眼睛看,看自己,看别人,我想看清,如此获得自由。

边走边迷惑,不过也不妨碍我走路。路的清晰也是慢慢走出来的。

对待自己,要宽容,不要太过苛责,倒不是纵容自己的缺点,而是苛责往往就像迷雾,让自己变得更迷茫,更不知道该怎么办。清醒,客观地看自己,错误也才能更好地得到纠正。

人其实是透明的,向内看自己,能看到底,看到任何阴影。

年龄无法阻挡,只能打磨自己了,正如河里的石头,无法阻挡水流的冲击,那就让水沙来磨砺自己吧。

灵魂的自然祈祷就是相互注视。

人气不算什么,不如自己低头走路更踏实。我是在走路,如果我怀疑自己的道路,我就不会一直往前走了,既然一直往前走,没有理由怀疑自己的路。

佛没有泪水,我有泪水。

所谓心灵的裸体,应指灵性的敏感,胸怀的敞开。一颗敞开的心不会拘泥于自己的身体。

自然的法则如此,有兴衰消长,这是无可逃避的。不过世间不只有爱情,爱情也不是最为宝贵的感情。爱情平淡下来之后的感情也值得你去拥有和珍惜。激情的爱当然绚烂,但是也不要让这激情之爱障目,由此看不到别的绚烂。

坦诚之于我,是可以敞开自己,敞开自己的意思不是指信任某一个特定的人,而是一个人打开所有封闭自己的枷锁,以一颗敏感、源初单纯的心面对一切。我所选定的道路也正如此,我所坚持的信念也正如此。我们原本是自由的,但是我们自己把自由失去。

身体不算什么,让它变得让人遐思的那个东西才算什么。

文化水平可以提高的,但我不能把我的水平拉低。孩子会成长为大人,但大人无法回到童年。我宁愿等人们的思想观念改变,也不会改变我自己。

我一直如此真实面对自己,真实按自己所愿生活,真实写自己的文字。我以前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也会如此。

我也许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但我明确地知道我不要什么。我不要束缚,不要粗俗、不要人云亦云,不要过别人的生活,不要虚度生命------

我已经慢慢平静了,但平静的背后是更坚定和执着。所谓绚烂之极归于平淡,平淡不是空无一物,不是绚烂的反面,而是对绚烂的更高程度的把握和包容。

一切事物都有美丽,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内在空间和生命能量来接受美丽。

我所有的文字其实都是在说我自己,在现实中已经呈现的,没有呈现的自己。佛法说,一个人就是一个小宇宙,跟身外的大宇宙性质相通,看清了自己的小宇宙,也就等于看清了大宇宙。佛法讲究的内在的清明,就是眼睛向内看,看清自己得到自由,而不是像西方的科技文明一样,眼睛向外看,看清大宇宙,通过战胜大宇宙获得生存的自由。

天塌下来我都还要考虑一下以什么姿势顶着才优雅。

我是尖端生活的试验产品。不一样的活法,我称之为“性感”,因为没有女人像我这样女人的,如此贴近一个女人的内在和源初。

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面镜子,如果你的眼睛足够明亮,如果你能从别人身上返观自身。

身体应该是灵魂的表情。

看来是无奈的,但我不感受无奈。无论现实如何,我都承纳,而且平静愉悦地承纳。

没有什么事情对我是挑战,我只会顺其自然。

能简单到像一条直线那是最好了,别人一看就一目了然。

不少人都有这么一个自觉地认同自己性别的过程。也许我们都不可抑制地用男人的眼光来要求自己,也下意识地在迎合男人的需求。现在自己是明白了,但是明白了也不能怎样。至多也就对自己的身体多一点自主权利。

我们自己内心的田地,这是最源初的。播下意愿的种子,在努力耕耘之后,收获些许成就。

年少身体狂热,所有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了。待到身体慢慢冷淡,灵魂就会变得清晰。

其实我就像一面镜子。眼睛明亮的人都能从我这里看到他自己。但是他的眼睛亮不亮,就不是我能左右的了。

我现在的生活是所有可能的生活中最好的。

灵魂倘若有出口,那一定是向上的,与身体的向下的出口截然相反。

包容本身其实就跳出了自己设定的那个视界,而有可能与别的不同的视界相融。

性当然是可以变得美好的东西,可以享受的东西,但也是会变得肮脏的东西,可以被利用的东西。对于男人,享受性的快乐相对容易和简单,因为这个社会相对宽容男人对性的享受。但是作为女人,首先比较难脱离感情单纯地把性当作娱乐手段,其次这个社会对女人享受性有比较多的限制。就我个人,在单纯的性享受和爱情两者之间,我会选择爱情。我想大多数女人的选择跟我的一样。这是目前的女人所能做到的。

我的勇气和自信源于我最初的存在:洁净、本真的存在。好比从地球深处流出的水,本来是清澈洁净的,流到别处可能被污染,由此看见它的人说,这水是污浊的。但水知道自己的源初存在是洁净,而不是污浊。

不同的角度看问题,角度与角度之间是可以并行不悖的。这是思想的宽容。

天人合一确实是很精妙的哲学,但这种哲学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似乎只是我们祖先的哲学了,而不是现在的我们的哲学,因为在现在的社会,我们发现也实践不了这样的哲学。如果说我们曾经拥有过美好的东西,那只是我们的祖先拥有过,而不是现在的我们拥有过,这是我觉得悲观的地方。我能感觉到的是,我长在一个有悠久历史的国度,拥有众多圣贤书籍的国度,但我离它们很遥远。

凡是时间里存在的,都没有永恒,只有一段一段。一段一段的爱是常见的吧。

对于一般的生命,确实可以用“鲜艳的快速走向死亡的花朵”来形容的。但凡肉体无不在时间里繁华又凋落。但我相信有不死的存在,如果我们能触摸到这不死的存在,也就没有时间,没有恐惧和凋萎。

生命当然是首先需要敬重的,但是对生命的处理方式可以决定生命的长短或者生命该结束还是继续。我们当然首先要拥有生命,才能奢侈地谈论生命的价值和意义,这是时间上的前提,但是对生命的处理或者规划却决定生命是否值得保留,不管我们对此是否反抗或厌恶。人是遵循一定的价值生存的,这样毫无内容的生命才获得内容。比如对于战士,为保卫祖国随时献出自己的生命那是他生命的意义,比如不顾性命坚持自己科学洞见的伽利略。他们的生命流程,不是得过且过,而是被内在的某一盏灯引导前行。如果没有这盏灯,他们会觉得自己的生命一片漆黑,没有保留的价值。生命是需要被擦亮的,人不能活在黑暗中。文字对我曾经是如此,而现在,我仍然把它看成我生命完整的一部分,我活着,就不会丢弃它。

原谅自己害怕失败,不要责备自己,也原谅自己感到无能为力,平心静气地,不过分贬低自己,也不过分尊崇自己。让失败的经验都过去,不要在心里抓住它们不放,我想那些失败的经验它们自己也想早点得到解脱,不想与你纠缠不休,那就让它们去吧。重新开始建造一切,就像第一次一样,没有人在第一次会想自己必然失败,所以不要想那失败的结局,那只是某种可能,与现在的你无关的可能,你现在的要做的是重新开始,而不是迎接失败。让自己清楚这些基本的事实。

气质和思想是不可模仿的,关于激情,如果依赖肉体的感觉,没有什么不会变得陈旧和感到厌倦,但我依赖的不是肉体,而是灵魂。

你说我柔弱是对的,生命本身就是柔弱的,我无法让生命显得强大,这不需要掩饰。

我不太回忆往事,我可能是属于未来或者当下的人。过往的已经过去了,那就让它过去,有时候经验是会束缚一个人成长的,如果向后看,而不是向前看,怎么可能前进呢?

意愿成就一切。所以孔子说,不要说江汉宽广难渡,是你自己不想渡的缘故。

为了成功而成功,跟为了赚钱而赚钱没有什么不同,这是比较低级的行事方式。其实一个人在追求过程中,无论成功还是失败是会让他的心灵受到净化的,他的心不是变得越来越狭隘,仅局限在金钱或自我满足自我实现等,而是变得越来越宽广。我想如果非要说成功的话,这样的人才能算成功。原因只是因为他超越了成功。

世界的复杂源于人心的复杂,如果我自己变得简单,那么世界对我来说也是简单的。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努力的。

佛是虚空,但虚空的是那个自我中心的我,把自我中心消除了,才有真正的平等心,而平等心就是慈悲。

经历了这么一场人世的喧嚣,内心明朗很多,天地也由此变得宽广。如果非要说什么经验教训,对我来说最大的教训就是:不要害怕那些貌似强大的力量,包括你所说的儒家思想和道德观念,包括大多数人的误解和指责。真理从来不是早已设定好的,必须我们自己去追求和验证。而勇于追求的人,也会得到比别人更好的果实。

如果我爱一个人,不管可能不可能有结局,我都会告诉对方我对他的感情。我觉得有感情就应该自然流露,正如拥有生命就要好好挥洒。

所谓年少轻狂,就是做事情不会像成年人那样瞻前顾后,左思右想。绚烂之极归于平淡,如果不曾绚烂,平淡大概就是平庸了。

其实在心里放手了,一切也就走了。身体是需要也可以清洗的。

大家都一样,都是平民,都渺小卑贱地活着。但即使如此,还是要活下去,并尽可能崇高和纯洁。

到广州以后,强烈感受到物质的诱惑是真的,不过更强烈地感受到写字的必须。现在已经明白了,出什么名还是凡人一个,快乐不是名誉和金钱带来的,快乐恰恰是不受外在一切包括名誉和金钱束缚的结果。以前我拼命强调自己对文字的执着,现在我不会这么强调了,因为懂得了什么是顺其自然,就算我执着,也不是我个人的努力或精神,而是力量的召唤。

文字有文字的美,照片有照片的美,同样的一个人,同样的身体的作为。我自己感觉没有必要遮遮掩掩,是怎么样就这么样,我敞开一切,也面对一切。

美好的东西应该是给人分享,但不是给人占有的。就像树上的花,安静地欣赏它,看着它美艳,也看着它凋零。

我想可以快乐地生存的,那就是你在谋求的时候不被你谋求之物束缚。先圣说这是“不做”,也叫“无为”。

要说生存,是身体需要生存,身体由此也要付出代价,被迫出卖自己。灵魂虽然不需要吃喝,但是灵魂没有身体又无所寄托。身体是我们最大的冤家。

当然人不能没有钱,但钱的必须不等于人受钱的束缚的必然。钱只是维持生计的工具,人不应该被自己使用的工具剥夺自由和幸福。

如果我身为男人,我可能更幸运一些,更有资格堂堂正正地敞现自己。我不谈文学,我只是写字,我跟文字之间彼此相爱。离开它我也可以活,它离开我也一样存在,但我们彼此相爱,发现相互照亮。

一个人白天完全满足了,就不会在梦里再寻求满足。完全满足也不是对欲望的有求必应,而是对不满足之心之想的剔除。

心领神会不一定是思想的契合,而是灵性相通。我很喜欢看小动物,猫狗之类,也很喜欢看小孩子,一看他们,我就能感觉到那种单纯的灵性相通。成人思维太复杂,欲望也太多,他们单纯的灵性被遮蔽了,没有动物和小孩子那么清晰。

投入,其实就像流水一样。水在不停地流,这不停的流动对于水来说也是一种投入,但这投入是自然而然的,不是强迫,也没有挣扎。

短发更贴近神灵。很奇妙的东方出世方式,头发意味着红尘,削发意味着斩断尘缘。所谓“三千烦恼丝”,从什么时候开始,人类意识到头发与烦恼的对应关系?

如果我是天使,我任何时候都是天使。所谓的魔鬼,那是别人眼睛里的折射。其实天使,那也是你的眼睛对我的折射。不要担心被现象迷惑,一个人抱着纯净的心,以干净的眼睛来折射,一切都会很美好。

社会的发展并不仅仅是过去的延伸,而是对过去已拥有东西的不断补充和丰富。

这个世界上最高的存在是太阳,它让我们彼此看见,让我们看见万物。同样的,在每个人内心,都有对明亮的渴望,我们渴望被看见,渴望看见别人。每个人内心都渴望被看护,渴望一双温柔慈爱的眼睛一直注视着自己不离弃。每个人都想看见肉眼看不见的一切,比如别人心里在想什么,比如未来的命运等等。

身体是自己的,愿意给谁就给谁。

社会的发展是很多人的力量共同作用的,一个社会就像一座房子,有力量的人在墙壁凿开窗户,由此看见不同向度的风景,后来的有力量的人可能顺着这扇窗户,不断拓宽屋子外的风景。我还是觉得人贵在于身体力行,即使犯错也没有关系,错误的实践也能给人启示。

男人女人都需要安全感,男人靠事业追求获得物质保障、身份和地位;而传统社会的女人没有机会也不允许通过事业获得物质保障和身份地位,只能通过别的方式,比如以自己的身体吸引男人,以生育孩子,曲线地获得物质保障和身份地位。男女社会地位的不平等是明显的,女人比男人更受道德的压制。

自恋的背后没有什么,正如你爱你母亲的背后是什么?没有什么。如果非要说有,那就是渴望爱并且也给予爱。我一直在努力学习爱,爱自己,也爱别人。爱不是空洞的,当别人说出我不希望听到的话时,我没有生气,而是坦然的接受,平和地对待他,这就是爱。我也不是一开始就能给予宽容,一开始就有一颗爱心,但现在我可以做到一些了,虽然不能说做得非常好。

每一朵花都有自己的姿态,也有自己凋萎的方式。

读大学一是学会谋生,二是学会为人和安顿自己的灵魂。学历就像身份证一样,它确实不能传达你很多信息,但方便你被社会承认和认知。这个世界是一个宽广的世界,有很多知识是你还没有学习的,很多现象是你还洞察不了的,这就更需要你怀有宽广的心,而不是局限在自我的感情或者情绪里。自我就像迷雾,遮蔽你原本明亮清澈的眼睛。

人当然有自己的情绪和感情,但是不能太过沉迷,太过沉迷你就很难脱身,很难走开一段距离审视自己。我们要投入,无论感情还是为事,但同时请保持清醒的眼睛。

我们处的这个社会很多方面也不能让我们放心并且开心。我也会愤世嫉俗,但是在世界不完美的情况下,我们不可能逃开,世界已经不完美了,那就尽我们自己能尽的力让它美好一点,把抱怨和愤恨的能量转移到确实地做一些事情,让世界变得让我们满意。

宽容不是对“宽容”这个概念的理解,也不是脑子里所拥有的关于宽容的知识,而是真正在内心体验到宽容的感觉,并且自己也在言语中在行为中释放了这宽容的力量。

身体是一个人必须面对的最初的问题,性是其中之重点,但并不是全部。身体处理的自由并不仅仅是性解放,更重要的我想还是表情的自由,装扮的自由、呈现的自由等等。

以前我也认为一篇思想深刻的文章才能称得上一篇好文章,现在我不会这么评判了。一个人是感性和理性兼有的人,人会用脑子思考,也会用身心去感受,用身心感受并不一定就比不上用脑子思考的深刻。男人习惯用概念把握世界,女人习惯用身体把握世界。我不认为这两种把握方式有高低之分。

语言本身确实是有力量的,但是必须是一个有力量的人之口说出来。

以前我也比较会为自己不能做某事寻找原因,我现在好一点了。寻找原因其实是为了安慰了,但是一个人往往只顾安慰自己,反而不懂得客观地洞察自己了。

一般人可能会说,一个人认识自己难道非要拍裸照并且公开吗?正如有人说,难道一定要写性才能敞现真实吗?我的回答是,当然不是这样。世界那么多人,每个人都有自己认识自己的方式,有自己敞现自我的法门,对于我来说,我选择直视身体,直视身体的欲望,乃是因为这法门最适合我。

虽然我不认同苟且偷生,但适度地融入社会还是需要的。我尊崇印第安巫士的生活方式,顺从宇宙力量的召唤,但又潇洒自如地活在人群中。

文字是深远的,可以深远到骨髓,肉体不过是首先浮在眼前的涟漪。

有享受,也有折磨。在享受中感觉人世的美好,在折磨中懂得爱与美的价值。有矛盾也没什么,因为这是和谐的前奏。

如果你在诞生之前对这个世界抱着很大的希望,你出生以后肯定会非常失望。好在我们都是脑海一片空白地来到这个世界。一颗敞开的心就是如此,一颗包容的心也是如此。

我只是展示身体的某种态度,而不是展示身体的某个器官。

觉悟是对自己的清明,是懂得自身与外物乃是同一,而不是相互割裂。我的方向也正是如此,我敞现我自己,其实也等于我敞现了整个世界,因为我与外物乃是一体。就像在黑暗的房间点亮了一盏灯,房间变得很清明,所有一切都在光亮中,这就是我的敞现给我带来的一切。至于我这样下去最终会得到什么,会失去什么,会变成什么,这恰恰是外物,是我不该也不会思虑的。对我来说,重要的是我看清了什么,这个世界对我显现了什么,而不是我得到多少具体的物质。对于一只明亮的能看见的眼睛来说,它忧虑的是黑暗和遮蔽,但不会有任何东西失去。

我喜欢水。水在杯子里是杯水,在地上是滩水,在污泥上是污水,在岩石缝里是泉水,并非水本身是杯子,是平地,是污糟,是清泉,水就是水本身,无色,无形,它什么也不是,外在的一切改变它在人类眼里的形象,但并没有改变它本身分毫,它流到哪里还是哪里赋予给它的形象。它包容一切,但一切又都不是它。我们的祖先老子也认同这一点。

就像植物一样,随时都需要养分才能保持生命和成长,灵魂也一样。学习和观看是最好的养分。

我面对不同的人,与我同一的,与我反对的,我想这也是我的财富。

欲望是能量的体现。有时候看到老人,真是觉得日暮西垂的感觉,他们是已经没有能量的人了。

人生不可能完全如我们所愿,总是有负面的消极的因素存在,我的生活也一样,不管我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即使我不走现在的这条路,我还是会有我唯独我个人的不幸存在,这是躲不掉,但并不意味着这人生的不幸就不能被我们消除。一切在我们看来的磨难都是可以消除的,这取决于我们对待它的态度。我有融入这个社会的一面,倘若不如此,我也无法生存,同时我也有不能融入这个社会的一面,这是我的理想或者唯独我个人的不幸,但我自己清楚这一面给我的生存带来的麻烦,我能承受,并且毫无怨言,因为我觉得这理想值得我如此。

一开始我是有信念的,不过现在我遵循的不是信念,而是自然。简单一点说,就是对自己的一切,不贬低,也不歪曲,正如对待世界上的其他物体一样,我不能要求每一朵花都养我的眼,每一朵花都有自己存在的理由,我没有资格对一朵我不喜欢的花说,花,你长得太难看了,你去死吧。同样的,对待他人和对待自己也一样,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不能跟别人进行比较,一比较就会生出猥琐、生出嫉妒、生出自大、生出自卑。

在性的高端体验中,更容易触摸到灵的存在。仅此而已。

身体是第一个世界,当然不是最终的世界。身体之内与身体之外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我们只能在这个世界走上一次,没有人能够替我们活替我们死,社会不能,亲人不能,自己的爱人也不能。所以,生命放在我们自己手中,这是纯粹个人的事情,我们必须自己掌握好拥有的这一生。如此我们如果想要绚烂的生命,想要充分地挥霍了自己的能量,我们就必须从他人手中稍微夺回自己(当然不可能完全夺回),夺回一点可以让自己自由转动的空间。现实是如此:要么让很多人占有你,让很多人左右你,要么你自己占有自己多一些,自己左右自己多一些。

到一定程度,会发现个人的力量何其微小,而那不可知的能量如此无垠和巨大,由此你不再坚持什么,而只是听从那不可知的能量的召唤。每个人都不过是命运之神手中的那枚棋子,老子说,天地不仁,视万物为刍狗。顺从命运的人跟着命运走,反抗命运的人被命运拖着走,而真正获得自由的人,是与命运同肩并行,如老朋友。

知我者爱我,不知我者大笑我。

就算我没有圆满的快乐,至少我无悔,并且充实。因为我确信我充分使用了我自己的生命。

没有什么对错,有的只是你自己的想法和感觉,以及你如何处理自己的想法和感觉。

坚持是一种顺从,是顺从内在能量的指引,而不是对某种思想的执着。对思想的执着是自我,而顺从力量的召唤却不是自我,而恰恰是放弃了自我。比如如果我是为了名誉和金钱而写,名誉和金钱是满足自我膨胀的,那我坚持写字就是自我的执着;但我写不是为了膨胀自我,而是因为我发现自己适合写,喜欢写,我写是因为有力量抓住了我,逼迫我写,我对那力量顺从,而忘记了自我。

没有人能够替我们活和死的意思,不是说没有人能够影响我们的生活和性命,而是指生和死都是惟属个人的根本问题,我们只能自己生,才知道生的滋味,别人的生不能代替我们的生,因为那是他的生,而不是我们的生。死也是如此,每个人都会死,别人的死不能替代我们的死,我们最终都要面对死亡。

说出来了其实也就那样,但不说,人就总处在自己看不清自己的黑暗中。

世间充满诱惑,文字是更深的诱惑。

个人自己的思想是个人通达这个世界的最大的障碍。一个人如果不被自己的思想和欲望打扰,他在这个世界就是完美自由的。

道家的遵循天道和自然,其实也是从社会的文明的自我退身,让自己顺从天道和自然,与天道和自然的运行一致。顺应天道的那个人不能被称为自我,自我是文明的产物,是与外在对立的结果。而顺应天道恰恰是摒弃对立,与天道和自然合一。

认识人生有两种方式,一是眼睛向外看,看透世情万象;一是眼睛向内看,看透自己内在的宇宙。

能量的释放有很多方式的,做爱我觉得还是一种比较低级的方式。

一个人太自私,他的道路决不可能越走越宽敞。在一个万物相互关联的世界,成就自己一定得同时或者先成就别人。

身体是容易进入的,因为身体天生有入口。而灵魂混沌无形,不可捉摸。一个人至多只能在另一个人的灵魂之外。

我一直强调性只是我个人超越这个世界、深入理解这个世界的法门,只是工具,用完就可以扔掉的工具。扔掉工具的意思,不是不再用这个工具,比如我们用筷子吃饭,吃完了自然就把筷子收拾到一边,而不是随身携带着。

保持鲜活的生命是根本,而情欲的刺激也只是一种方便法门,除了情欲的刺激,人有很多方式让自己的能量保持充足。但对于我自己来说,我适合以情欲的方式来让这个世界稍微可爱一点,稍微不那么压抑和可恨。当然你可能会说,我使用的这个工具,这个法门不好,我想这也是我的言行引起最多争议的地方。

但你不能要求我按大家愿意接受的方式来让这个世界可爱,甚至上帝也不能。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工具,适合他们操作的工具,来与这个世界打交道,如果目标是美好的,工具本身也无大的危害,你就应该尊重他,即使你使用的工具与他使用的工具如此不同。

情欲对我也是如此,它是我深入思考世界的法门,它只是一个通道,我的目的是通达清明的世界,而不是呆在这个通道里不走了。

如果我是一个执着情欲的人,我大可不必费心思写这么多字,直接找人做爱就可以了。但情欲对我实在没有很强的吸引,渡过情欲之桥的彼岸才是最引我入胜的。我一直探讨爱如何可能,怎样的爱才不会如爱情一般短暂易逝,如何爱才能真正平等,我一开始认为,人的身体是爱的源始,倘若没有身体,也就不可能有爱的发生,但是身体是有限的,它最终会消失,那附丽其上的爱岂不也是短暂会腐朽的?这是矛盾。我困惑,我还没有找到更好的爱的方式。但身体无疑还是我们生存于世的根本。

有些人享受情欲而不会体会到情欲之后的悲感和空虚,那是因为他本人就在那情欲中,他和他的身体在一起,比如嫖客;有些人享受情欲的快感的同时,也体会到内心深处无法被与之纠缠的人触摸和安慰的痛和无助,这是因为他不仅与他的身体在一起,也看到了他身体的灵魂,感受到灵魂不能与身体的同一。对于这孤独的人,身体欲望的快感不能满足他,现世的爱情也不能满足他(人恰恰在爱情中更容易体验到自身与所爱之人的孤绝),那他该寻求何种满足?

我一直困惑的也正在于此,什么样的爱能够给人最终的安慰?或者压根不存在这一劳永逸的终极慰藉?

身体的快感对我实在不算什么,连我乳头上的一滴水珠都不如。正是因为无法承受情欲之后的空无,我宁愿小姑独处,也不愿意与不爱者身体纠缠。

关于女性意识的觉醒,不仅仅是情欲的觉醒,虽然女性的情欲一直被社会道德所压抑,突破道德对女性情欲的管制只是表层,女性从自身寻找独立自处的精神才是觉醒的根本。

大众被赤裸的身体刺激,恰恰是因为大众对自己的身体,对他人的身体不能泰然处之。

身体作为生存的根本,为什么不能泰然处之?一是因为腐朽的道德把女人的赤身露体看作是淫荡的、可耻的;二是因为腐朽的道德把女人的身体当作是男人的专有物,除非男人允许,不然不能私自处理。

我对自己的身体能够泰然处之,因为我把身体就当作身体,是自然之物,可以放在一处欣赏,我把身体首先当作我自己的身体,我可以自由处置。

当然我的泰然处之也还是在文明规范之下,并没有反文明,反人类,而只是有点反腐朽道德。

(0)
(0)
------分隔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竹影青瞳简介

特立独行者,1999年开始文学创作,2002年取名竹影青瞳在网络发表文字,有小说60篇,散文273篇,随笔120篇,诗歌16篇,日志69篇,访谈28篇。思想前卫,文风大胆,语词狂狷魅惑。后洗涤尘垢,亲近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