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 注册帐号 |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访谈 >

《浙江青年报》:人是很值得观赏的动物

时间:2014-07-07 19:13来源:竹影青瞳作品站 作者:竹影青瞳 点击:
(1)你说你不会做伤害别人的事情,为什么你还曾自称为人间的妖孽呢?难道,“妖孽”也有不做坏事的时候? 这样的问题很有代表性,说明大多数人对于我的认识仅限于口口相传的流

《浙江青年报》:人是很值得观赏的动物

(1)你说你不会做伤害别人的事情,为什么你还曾自称为人间的妖孽呢?难道,“妖孽”也有不做坏事的时候?

这样的问题很有代表性,说明大多数人对于我的认识仅限于口口相传的流言,他们从流言甚至谣言中摘出片言只语,然后对我大肆批判。他们批判的事实上是一个虚假的竹影青瞳,是他们自己构想出的一个“坏”的竹影青瞳,而并不是真实的竹影青瞳。

真正读过我的作品的人决不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我所说的妖孽并不是平常人认识里的道德意义上的妖孽,而是指精神上的另类和不被世人理解,这是审美意义上的妖孽,而不是行为和道德意义上的妖孽。

我希望那些对我有好奇心的人,不要听信谣言,不要以为谣言里的竹影青瞳是真实的竹影青瞳,如果想知道真实的竹影青瞳,最好去看她的文字。

(2)你在文字中挑逗,在照片中展示挑逗,因为你知道这样的挑逗不会真正地伤害人。但有人却认为,你曲解了法律中的“自由”,这种“自由”不是说没在行动上伤害别人就行了,而包括在“思想”、“心灵”上伤害也算违法。你如何认为?你觉得自己违法了吗?

如果说“思想”和“心灵”的伤害也是违法,那么那么多伟大的思想家通过他们的思想霸占我们的脑子,让我们被迫去学习和接受他们的思想,那他们真是世界上最罪大恶极的人,人们应该把他们都送上断头台。

“心灵”的伤害在生活中就更普遍了,我们的亲人、朋友和爱人经常会让我们很痛苦,在心灵上备受折磨,我们是不是应该把他们一一送上法庭,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

对于我的行为和文字,我希望人们多从审美的角度去看,而不要总是一副道德家的面孔。

(3)你对图片的要求是:尽量唯美;而在取名字“竹影青瞳”时,也追求一种诗意的境界。这是否跟你学美学的经历有关?你如何判别一张图片是“美图”还是“色情图片”?你觉得自己的裸体照片属于人体艺术吗?

我是一个比较唯美的人,更习惯以审美的眼光看这个世界。这一点跟我自己的精神气质有关,当然跟我自己钻研过美学理论也有关系。

关于图片是色情图片还是人体艺术,我们最好避开观者的反应,而来看图片本身展现出的某种倾向。比如教科书上赤裸的人体,我们就不会把它看成是色情图片,因为那赤裸的人体向我们展现的是科学研究对象,是为科学观察的目光准备的;色情图片为什么一眼看上去就像色情图片,因为它向我们展现的就是夸张的刺激人性幻想的眼神、姿态和动作,图片本身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起人的性欲望。

我一直都强调把身体当作洁净的可观赏的物体,我自己是这么做的,拍图片的时候也尽量以审美的眼光,虽然有些姿态带点挑逗的色彩,但这挑逗本身也只是为了观赏,而并非为了刺激人的性欲望。

所以一张人体图片究竟是色情图片还是艺术图片,这跟拍摄者的眼光和拍摄目的深切相关。那些以为我的照片是色情图片的人,看到我的照片肯定会很失望,他们觉得还不如到成人网站去看,更刺激。

(4)“网络反黄第一人”王吉鹏指出,日前,在网络上几近情色写作的个人博客现在数量绝对不少,都以记录个人性体验与性感悟为主,只不过大家都用小说或者散文、甚至是日记来掩盖其情色的本质。你觉得这是一种误解还是事实?为什么记录个人性体验与性感悟为主的东东在个人博客上占主要部分?这反映了众多个人写手什么样的一种心态?

情色写作本身也是严肃的写作,它的本质是写作,而不是情色。况且不能因为文字中有涉及性的题材,就把这写作称为情色写作。比如《红楼梦》,难道也是情色作品吗?不少人是带着似乎光明正大的所谓“扫黄”的眼光来看文学作品,他们看到的自然只能是作品中的性描写,而不是别的,这跟他们随身携带的任务有关,他的任务就是寻找性描写。这种人从真正意义上讲是以所谓的道德来反艺术。

我对博客了解不多,就我个人来说,我压根没有把博客当作日志来用,我只是把它当作我的个人文学作品主页来使用。我的大部分作品都是早就写好了的,而我则是在今年1月份才开始使用博客,把以前的所有作品都搬过来。就我个人对部分博客的观察,我发现大多数人跟我是一样的,并没有把博客当作私人日志,记录个人性体验或者性感悟,而只是当作自己的作品主页,把自己的文学作品放到里面。

(5)在“把光打在身体上”中你说,“如果所有人都同时把我打死……”,虽是假设,但我是否可以说,在将照片公开之前,你就有“会被打死”的预感?为什么?

我希望对于文学作品,不要断章取义。文学作品的内涵本身是很丰富的,不能把里面的一句话抽出来,脱离它本身的语境来进行理解,这样理解的结果肯定不是作品里面这句话原本的含义。

我说:“但如果所有人都同时举棍把我打死,说:‘不要再在这里丢人现眼,穿好你的衣服回去相夫教子吧。”那么我虽然活在这世中,而其实离世已久远。’”我在这里表达的意思只是,如果世人不能理解我,而一致来排斥我,那我活着而其实是已死去。一个不能被人理解的人即使仍然活在人丛里,但人丛对他没有任何意义。他可以继续活下去,但他活下去不是因为他周围的人群,他周围的人群是不是理解他,而是他必须活下去,他活下去只是为了坚持自己的信念。

(6)你说你“父母都在身边,每日侍奉,仍有愧疚。”尽管你承认自己“张扬”和有“个性”。但这是否可以说自己其实还是很传统的女子?

个性是个性,不等于对所有传统价值和理念的否定和反叛。尊老爱幼是美德,这一点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但对于老人的尊重,不等于对老人所持的所有意见和观念的全盘接受。

我知道我父母对我是有期盼的,他们希望我过的是他们向往的那种生活。但我自己对于世界,对于我自己的生存,有我自己的想法,我不可能按照他们所希望我的那样去生存。

我对父母心存愧疚一方面是因为我没有办法按照他们的意愿去生活,另一方面是因为我平常不在他们身边,很少尽儿女对于父母的孝敬和关爱。

(7)你公开这些照片,不认为自己突破了道德底线。那么,现实中你的道德底线是什么?有人说,网络是一个匿名的世界,由于没有了现实世界中的身份和广泛的社会关系网,人们在网络中显得更肆无忌惮。那么,你认为自己在现实或者网络中都很“自律”吗——知道什么该发表,什么不该发表?

我是一个写字的人,同时我也是一个遵守法律和道德规范的良好社会公民。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很善良的人,我以前的上司总说我是书呆子,头脑简单。

我在网络中也是如此,我并没有肆无忌惮,我一向都配合网管的行动,也遵守网站的发贴规则。网站是有规定说不能张贴色情图片,但我的自拍照片并非色情图片。

我不喜欢跟人争斗或者吵闹,我希望一切事情都在友爱中进行和完成。在没有受到利益侵害的情况下,人与人之间要尽量互相尊重,即使别人的行为方式和思想观念跟你如此不同。

而通过这样一次事件,我发现我们中国人真的是比较缺乏宽容之心,对别人似乎怀有太多的仇恨。

(8)暨南大学从事社会学研究的马秋枫教授认为,你的做法“非常幼稚”且“不适合”,“这样一来,社会效果不好,将个人裸照上传网络公开发表,读者群复杂,一定的负面是不可避免的。”那么,你在受到各种攻击之后,现在觉得自己真的是“非常幼稚”且“不适合”吗?

这位教授完全脱离我的文字和我的生存理念来谈论我的做法,他是不理解我,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评价。我的作为跟我的写作是密切相关的。我不会在论坛发图区发表裸体照片,也不会在别人的帖子后面发表,而只在我自己的文学作品后面发表,为什么?因为我发表照片并不是无缘无故的,并不是要大家单纯地来看我的身体是怎么样的,而是希望读我的文学作品的人能把我的照片跟我的文字联系起来理解。

贴照片的时候,我没有很多世俗方面的考虑,我觉得照片很美,而且我的作为跟我自己的理念一致,也没有违反什么,没有伤害人。我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幼稚和不合适。

说我幼稚和不合适,那是因为他从世俗的人情世故方面考虑太多。一个人如果总想着别人对于自己的态度,总想着如何保护自己不被伤害,而不去追求真实的自己,真实的生存方式,这样过一辈子到底什么意思呢?

(9)你说自己是一面清澈的镜子,“观我的人在我这里观得他们自己。”那么,在几百万点击率里,他们从你的身上又看到了什么呢?你“照”出了他们的原形吗?你看到他们的“原形”又是怎样——是一副偷窥的嘴脸吗?

理解了我的文字的人,在我身上看到真实,看到真实的生存;怀着虚伪道德的人在我这里看到没穿衣服的身体;听信谣言和道听途说的人,看到的只是神经的一个兴奋点;对自己的生活有太多不满和抱怨的人,在我这里找到一个可以任意发泄自己不满和仇恨的机会;爱看热闹精神无所事事的人在我这里找到了一个热闹可看,谈论一下,兴奋一下――――

我自己是不变的,我一直敞开。我看到每个人的表情在我面前不断变化,他们显得那么愤怒,那么激动,那么好奇,那么充满正义和道德,那么纯洁。人,是很值得观赏的动物。

(0)
(0)
------分隔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竹影青瞳简介

特立独行者,1999年开始文学创作,2002年取名竹影青瞳在网络发表文字,有小说60篇,散文273篇,随笔120篇,诗歌16篇,日志69篇,访谈28篇。思想前卫,文风大胆,语词狂狷魅惑。后洗涤尘垢,亲近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