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 注册帐号 |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访谈 >

竹影青瞳精彩辩论

时间:2014-07-07 19:13来源:竹影青瞳作品站 作者:竹影青瞳 点击:
我热爱写字,还在大学校园就开始了文字创作,2003年开始,我把文字发表到网络,2004年,因为一时冲动,我在自己的文字后面张贴个人写真照片,被媒体大肆炒作,由此引起众多网友的

竹影青瞳精彩辩论

我热爱写字,还在大学校园就开始了文字创作,2003年开始,我把文字发表到网络,2004年,因为一时冲动,我在自己的文字后面张贴个人写真照片,被媒体大肆炒作,由此引起众多网友的质疑、误解和人身攻击。

如何应对记者的故意刁难?如何化解网友对我的误解和辱骂?如何争取读者的理解和尊重?下面是我从媒体访谈和网友问答中摘录的比较精彩的部分,曾经的这些辩论使我免于受到更大的舆论暴力,相信对别人也能有所启悟。

(1)你说你不会做伤害别人的事情,为什么你还曾自称为人间的妖孽呢?难道,“妖孽”也有不做坏事的时候?

这样的问题很有代表性,说明大多数人对于我的认识仅限于口口相传的流言,他们从流言甚至谣言中摘出片言只语,然后对我大肆批判。他们批判的事实上是一个虚假的竹影青瞳,是他们自己构想出的一个“坏”的竹影青瞳,而并不是真实的竹影青瞳。

真正读过我的作品的人决不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我所说的妖孽并不是平常人认识里的道德意义上的妖孽,而是指精神上的另类和不被世人理解,这是审美意义上的妖孽,而不是行为和道德意义上的妖孽。

我希望那些对我有好奇心的人,不要听信谣言,不要以为谣言里的竹影青瞳是真实的竹影青瞳,如果想知道真实的竹影青瞳,最好去看她的文字。

(2)你在文字中挑逗,在照片中展示挑逗,因为你知道这样的挑逗不会真正地伤害人。但有人却认为,你曲解了法律中的“自由”,这种“自由”不是说没在行动上伤害别人就行了,而包括在“思想”、“心灵”上伤害也算违法。你如何认为?你觉得自己违法了吗?

如果说“思想”和“心灵”的伤害也是违法,那么那么多伟大的思想家通过他们的思想霸占我们的脑子,让我们被迫去学习和接受他们的思想,那他们真是世界上最罪大恶极的人,人们应该把他们都送上断头台。

“心灵”的伤害在生活中就更普遍了,我们的亲人、朋友和爱人经常会让我们很痛苦,在心灵上备受折磨,我们是不是应该把他们一一送上法庭,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

对于我的行为和文字,我希望人们多从审美的角度去看,而不要总是一副道德家的面孔。

(3)你对图片的要求是:尽量唯美;而在取名字“竹影青瞳”时,也追求一种诗意的境界。这是否跟你学美学的经历有关?你如何判别一张图片是“美图”还是“色情图片”?你觉得自己的裸体照片属于人体艺术吗?

我是一个比较唯美的人,更习惯以审美的眼光看这个世界。这一点跟我自己的精神气质有关,当然跟我自己钻研过美学理论也有关系。

关于图片是色情图片还是人体艺术,我们最好避开观者的反应,而来看图片本身展现出的某种倾向。比如教科书上赤裸的人体,我们就不会把它看成是色情图片,因为那赤裸的人体向我们展现的是科学研究对象,是为科学观察的目光准备的;色情图片为什么一眼看上去就像色情图片,因为它向我们展现的就是夸张的刺激人性幻想的眼神、姿态和动作,图片本身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起人的性欲望。

我一直都强调把身体当作洁净的可观赏的物体,我自己是这么做的,拍图片的时候也尽量以审美的眼光,虽然有些姿态带点挑逗的色彩,但这挑逗本身也只是为了观赏,而并非为了刺激人的性欲望。

所以一张人体图片究竟是色情图片还是艺术图片,这跟拍摄者的眼光和拍摄目的深切相关。那些以为我的照片是色情图片的人,看到我的照片肯定会很失望,他们觉得还不如到成人网站去看,更刺激。

(6)你说你“父母都在身边,每日侍奉,仍有愧疚。”尽管你承认自己“张扬”和有“个性”。但这是否可以说自己其实还是很传统的女子?

个性是个性,不等于对所有传统价值和理念的否定和反叛。尊老爱幼是美德,这一点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但对于老人的尊重,不等于对老人所持的所有意见和观念的全盘接受。

我知道我父母对我是有期盼的,他们希望我过的是他们向往的那种生活。但我自己对于世界,对于我自己的生存,有我自己的想法,我不可能按照他们所希望我的那样去生存。

我对父母心存愧疚一方面是因为我没有办法按照他们的意愿去生活,另一方面是因为我平常不在他们身边,很少尽儿女对于父母的孝敬和关爱。

(9)你说自己是一面清澈的镜子,“观我的人在我这里观得他们自己。”那么,在几百万点击率里,他们从你的身上又看到了什么呢?你“照”出了他们的原形吗?你看到他们的“原形”又是怎样——是一副偷窥的嘴脸吗?

理解了我的文字的人,在我身上看到真实,看到真实的生存;怀着虚伪道德的人在我这里看到没穿衣服的身体;听信谣言和道听途说的人,看到的只是神经的一个兴奋点;对自己的生活有太多不满和抱怨的人,在我这里找到一个可以任意发泄自己不满和仇恨的机会;爱看热闹精神无所事事的人在我这里找到了一个热闹可看,谈论一下,兴奋一下――――

我自己是不变的,我一直敞开。我看到每个人的表情在我面前不断变化,他们显得那么愤怒,那么激动,那么好奇,那么充满正义和道德,那么纯洁。人,是很值得观赏的动物。

身体在你看来是跟自然界其他物体一样洁净的物体,但男人看女人裸体的时候,往往容易产生性的刺激。你怎样理解他们的眼光。

我想只要是裸体,不管是在艺术家的画布,还是摄影师的人体艺术作品,还是袒露在眼前的真实身体,都容易引起人对性的幻想。这是可以理解的,也不应该受到指责。

但我想说明的是,如果一个人面对一具裸体,他只专注于那种感官的刺激,并且这种刺激强烈到影响了他对于身体的自然审美,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这样的裸体肯定是黄色图片,专门用来刺激人的感官的;二是这个人兽性大发,他的兽性遮掩了他灵魂可能的光芒。我相信灵魂的光照彻出的任何事物都是美的,一个人灵魂黯淡的时候,他无法发现物体的美。

很多网友大多前来看你的图像而非文字,是否与你的初衷背道而驰?你觉得有多少人是真正冲着你的文字而去?

我的想法是,不管他们到我个人主页看什么,反正他们是来看东西的。他们能看什么,看到什么那是他们自己的造化。我真的不觉得自己丧失了什么东西,因为一开始我对他们的企图就没有任何期望。我不可能强迫一个人阅读我的文字,喜欢我的文字。我是要写的,而写了是要把文字摆出来让人看的,也就是文字本身要实现它作为文字的价值。我要做的工作就是这一点,写字,然后把字公开。后面的工作就不是我要做的了,也不是我能做的。

你曾质疑“为什么大家能够以纯净的心去观赏自然界的其他物体,却不能以纯净的心来观赏我们自己的身体?”但眼下网民的素质尚未达到甄别艺术与色情的层次。有没有想过你的相片,也许会使一些人误入岐途?

误入歧途应该不会,我的图片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网民的素质不是我要考虑的,我考虑的只是把美的东西拿出来大家分享,仅此而已。每个人的审美能力是不同的,如果我站得比你高,对不起,我不会向你弯腰,只有你自己也站在与我同等的高度。

不管文学作品也好,还是其他的艺术表现形式,对人的理解能力和智力水平应该有构成挑战的元素,这样人才会缓慢地有所成长,而不是一直原地踏步。

现在某些文学网站上已经有了模仿你的行为——将自己的照片贴于文章结尾作为另类“注释”,非常有包装化效果。你觉得这是否有悖文字创作的常伦?

这是个商品社会,包装在一定程度确实起到了附加值的作用。比如我们买一个日常用品,有时候确实倾向于买包装精美的,使用起来,不管包装如何应该是一样的,但我们还是会认为包装好的更有价值。

但任何东西都有它最为集中的价值,附加值始终是附加值,只能依附于主价值而存在,在时光中沉淀下来的也是这个主价值而不会是附加值。

文字也是一样,文字最大的价值就孕育在文字本身之中,如果要以文字为主要表现形式,就应该集中探索文字本身。我不反对为文字添加附加值,但是不能混淆了主次。

有人说你是精神妓女,是吗?
什么是精神妓女?我敞现自己的内心和美的身体给人看,跟妓女的行为有相同之处吗?如果敞现自己精神世界的人都是妓女,那么所有作家都是精神妓女了。如果敞现自己身体给人看的人是妓女,那么所有演员、模特都是妓女了。我有奉献自己的倾向,我愿意把自己所有的心血都给予我的文字,我的读者,我愿意取悦于我的读者,我不伟大,也没想为文学献身,但我愿意让很多人从我这里获取对他们的人生有益的东西。

网上和网下你是两种人,你自己都不是表里如一的,又何来说你是为了自己活着呢?人能够只单纯的为自己活着吗?
一个写字的人,文字里的她跟现实的她有天然的分别,你能说她表里不一吗?更何况网络是一个虚拟的世界,你能说现实的那个你更真实,还是网络里的那个你更真实?还是两个都不是你?米兰昆德拉说,生活在别处,我想我们都不是只生活在一处,而是生活在很多处。在现实的人群里,我们是一个不得不受人群影响的人,而在自己一个人居住的家里,我们不必像在人群中那样拘束和伪装。我们不可能处处都为别人生活,我们也该在一处单纯为自己生活。

11. 你说你的裸照很唯美,不是色情照片,但是你可以否认,你的网站几十万的点击率很多人是冲着你的身体去,而不是你的文字的说法?或者至少一开始是冲着身体。
冲着我的身体去我网站,只能说明中国的国情和网民素质问题,而不是我的照片的问题。大家去我网站是因为好奇我的做法,他们奇怪我怎么做出这样的事情,因为以前没有人做这样的事情。此外是对一个写字的女人的身体好奇。我的照片当然不是色情照片,这个看过的人都知道。

记者的故意刁难

被人说成是挑战木子美,你有何看法。木子美对你的鸣不平,你有什么看法?介意被人认为和她同类么?

被人怎么对待乃至议论对我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自己怎么认可自己,自己怎么定位自己的。我从来没有挑战过什么,如果说我的行为越出了人心中的某一界限,我不是故意的,一切都是我在冲动也就是充满激情的时候自然流露出本我的结果。

就我的文字来说,没有人可能成为我的同类,我有我自己独特性感的文字风格;就我所做的事情来说,我没有模仿过谁,我不过冲动地展现出自我而已。当然人们为了某种方便总是会把事物分门类别,不过这跟我无关。

Xweil:请问,你会不会让身体再次回归物体?请问,你这样做的是不是有哗众取宠的嫌疑?

竹影青瞳:

如果我再次贴裸照,那就真的哗众取宠了。第一次吃螃蟹的人你会说他哗众取宠吗?

你是怎么看待那些批判指责你的人和现象???

竹影青瞳:

众人对我的一切评判的价值在于:我被磨砺地光滑了,不会被他们绊倒了。

Lonelyduck:竹JJ如何看待大学女生做小姐的现象呢?你认为她们真的是为了钱而做小姐的吗?她们是否是在寻找什么呢?

竹影青瞳:

我想大多数人是想拥有更好的物质生活才做小姐的。对于我们这些局外人,在不了解他们行为的动机之前,最好不要胡乱猜测或者妄下道德评判。

我们都希望社会洁净美好,那就从我们自身做起,这是最有效也最有意义的。

谢谢你的提问。

Xweil:请问,你会不会让身体再次回归物体?请问,你这样做的是不是有哗众取宠的嫌疑?

竹影青瞳:

如果我再次贴裸照,那就真的哗众取宠了。第一次吃螃蟹的人你会说他哗众取宠吗?

国安局提示:我一个同学问您怎么理解“丑人多做怪”这句话?嗯,她刚才msn上让我替她问的……

竹影青瞳:

美人丑人其实都不会作怪,我想是一旁看的人心里在捣鼓什么,正如鲁迅小说里的看客。

世界上总有看的人和被看的人,看的人有自己的心态,被看的人也有自己的心态,都反映主人自己的人格。

落雁:你认为一个完美男人的标准是什么?

竹影青瞳:

自由的精神和健全的体魄,无论身体还是灵魂,都美得清晰。

不光男人,女人也是如此。

完美的人应该如此。

Twinxu:如何看待一些人的批评善意的恶意的?

竹影青瞳:

是的,社会还需要更大的包容力。慢慢会有的。我有信心。

不管善意还是恶意的批评,那都是他们的权利,也体现他们的人格和知识水平。一个人被批评之后首先的行动不应是愤怒、辩论,更不应是报复,而是如何提升自己以及批评你的人的人格和知识水平。

Frdd:觉得你比较有深度 但是和芙蓉姐姐木子美并列你觉得如何?觉得你和她们不同,如果刚才你说的话都是内心真实的感受,觉得你和她们有本质不同,但是很不幸,方式上有类似,舆论也类似。

竹影青瞳:

别人怎么评价你,怎么把你归类压根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一个人用自己的生命创造了什么。

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只有一样东西能够评断,那就是时间。谢谢你的提问。

Ironoverlord:有没有搞错:向一个肤浅到脱衣扬名的女人请教人生问题,悲。

竹影青瞳:

我想你是一个很懂事理的人,知道光脱衣服其实是很肤浅的行为。确实是这样的,我很认同你的看法。

希望我们都能做深刻的事情,共同勉力。

9、竹影青瞳---你认为你现在的状态[包括文章效应,失去工作]是顺理成章?还是被避无奈?今后仍然坚持文字写作是唯一的目标吗?没有其他什么打算吗?如果是唯一的,那么对于你的今后你不担忧吗?如果有朝一日大多数曾经冲着你的文字挑逗性,或是图片的感官刺激性而称为你的读者的人们,对你的风格失去新鲜感,甚至把对你的记忆变成了往日尘风,你怎么办?还会再靠写字为生吗?

我想每个写字的人,都有自己的文字风格。世界上有很多写字的人,也就有很多风格供读者挑选来阅读。所以我想关于风格的厌倦问题事实上不是问题。

11、----也许你不在乎别人对你怎样看,事实上世人对你的评价是贬多于褒。你是因此而感到失望,所以才说你不在乎了;还是根本就真的无所谓大家的反映如何?如果这样,那么你为何非要把你这未来时人的作品展示在这些停留在现时的世人面前呢?明知道大家注定不理解?还是试图希望大家也能有超前意识去了解?还是只是为了展示你这未来时代人的姿态?是否表现得也太超凡脱俗了呢?你不觉得这样有可能刺伤你的读者。

我自己,我只想做我自己,一个精神上自由,生存上完满的自己。
  
“光在大质量物体处弯曲”,我想我就是一个巨大的物体,别人的任何污言秽语都不可能伤害我,当然我会觉得孤独,对人性失望,但即使如此,我仍然坚持我自己的路。
  
我坚持我自己,那是因为我是巨大的物体,而不是因为别人对我的态度。

Wowo:凭心而论竹影并不漂亮,不过比起木子美那一身的骨头还算好一点就是了。天下的女人比她们漂亮的有太多了,但是木子美,竹影青瞳与天下女人的最大差别就是会写文章,写出来的东西也还像是那么回事。    说到这里,我想对竹影青瞳说一句话:竹影,别在卖自己的身体了,天下有无数女人的身体比你的漂亮,你还是回来继续写字吧,这是你的长处也是你的优点,你的脸与你的身体在别人面前不算优点就别在露了。老实点写字,别忘了你的名字是你的品牌,别用你的身体毁了自己的招牌。

竹影青瞳:说到会写文章,会写文章的人太多了,有才华的人也实在是很多。说到身体,天下比我漂亮的身体也多得是,最大的不同是,我对自己的身体坦然从容,但是天下那么多身体有几个能像我这么潇洒自如的呢?

Wowo:去当妓女可能会更好.努力地做,做成一名妓,可以有名,可以有钱,还可以有快感,还可以有好多你想要的做爱的方式!去吧,完全不要在这里这么辛苦地搞什么网站,半露不露,搞得自己难受不说,还招我批你.

竹影青瞳:招你批我那是你的不幸,而不是我的。这说明你对我倾注了心血。何必对一个女人如此倾注心血呢?除非你爱上我了。

如来:你是个性很倔强的女孩吗?你觉得这种性格对于你的发展是好还是坏,还是各半.

竹影青瞳:对于我认为值得坚持的东西,没有人能够动摇我的信念。就性格来说,本身没有好坏,但是性格表现在特定环境,产生效果,就有好坏之分了。坚持信念对于我信念的实施自然是利益的,但是对信念的坚持,又往往要付出代价。我倾向于把一个人的道路看作是这个人的命运,命运也没有好坏之分,在于拥有此种命运的人如何表现。

咖啡奶茶:我不的不承认你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女人,中国是一个很传统的国度,因此在未来的日子里你需要承受更大的压力,做为一个路人还是祝福你吧,祝你一路走好!

谢谢你的祝福。在别人看来,我承受的压力是很大的,但对我来说,只有我自己所走的道路,而丝毫没有压力的存在。如果一个人热爱生活,生活对她就不会很艰难。

男士:你觉得自己和妓女有相似的地方吗?

竹影青瞳:在一个嫖客眼里,可能任何女人跟妓女都有相似之处。我不是嫖客,女人在我眼里就是女人,不是别的。女人和妓女没有任何相似之处,所谓妓女的说法只是一个人看待另一个人的眼光。我希望你不要有这样的眼光。

天涯顾客:你说:乱世也许会出现文化的复兴,你认为你写的是一种对生命或社会的呐喊吗?如果是,你想喊什么?

竹影青瞳:也许是种呐喊吧,写字就是说话。说什么呢?说我遭遇到的一切,我的心所蒙上的灰尘,以及是什么让我的心蒙着灰尘。

悠悠:你懂了吗?你悔了吗?你得救了吗?

竹影青瞳:我没有全懂,我没有任何悔过,我自己痊愈自己。
红酥手:其实释放本身是没有过错的,只不过你以这样一种类似半遮掩半公开的方式,才引得无数英雄竟折腰罢了。叫床、赤裸、诱惑每个女人都会,甚或比你高明者比比皆是。只不过很少女人有你这样明目张胆的嚣张,不过,我还是佩服你的胆量,甚至超过对你才智的欣赏。或许,来这里,每个人的用意各不相同,但又有几个人能真正读懂裸露的你还有你同样裸露的文字。你没有过悲哀吗?还是你就是喜欢卖弄,尽管你知道会一直没有买主。

竹影青瞳:人们不理解你,你就觉得自己很悲哀吗?你卖弄自己,是为了寻找买主吗?我不是这样的。孔子说,不要害怕自己不被人理解。我是连害怕的意识都没有,因为我写字,我表现乃是因为我热爱如此,而不是为了赢得理解或者把自己当商品一样出卖。

吃狼的人:为什么不把你的裸体用MTV或其它的动画方式活生生展示出来,我看到了照片,却同时看见了一具死尸!

竹影青瞳:看到死尸是好的,如果这让你有所悟。

Walker:看来我们都是无聊的人, 当然也包括你!!!!!

竹影青瞳:也许在你看来我无聊,不过我不这么认为。一个充实的人看到的一切都是充实,一个爱世界的人,这个世界也爱她。

宋宋:看了你的新文字,觉得内心如此透明和纯净并且不遗余力的展露出来是不是会比较容易受到伤害呢,我知道你按自己的思路生活,简单原始美丽!最终会抵达光明的彼岸的. 可是文字中流露出来的伤感和寂寞却是那么的刺痛人眼和人心! 愿好!

竹影青瞳:一个从伤害里走出来的人,才能有如此清明的内心。好比眼泪表达尽了忧伤,也把眼睛擦亮。

南:本不意于用此笔名,因在某网站搜索到你的网站,也趋于某种原始的本能(恕我直言)文章看了看,挑逗性较强,有点老舍月牙儿的味道。你是个性女人,希望理智地看世界与伦理,毕竟,中国有两千年的封建文化底蕴。

竹影青瞳:理智地看待世界,但不妨碍我激情地生存。的

GUIZ: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喜欢把自己的身体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那你还怎么面对你身边的朋友和家人呢?

竹影青瞳:如果只是暴露,那我岂不是疯子?如果是为了吸引人,我这样暴露岂不是在赶走我身边的朋友和家人?所以,你要多了解我才能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做。

郭东文:你是谈人生还是谈性?还是为了出名?我所知道这个世界上为了钱和名想出的办法够多了。。如果是谈灵魂 灵魂真是用谈的嘛?给我回答!发到我的信箱和QQ37236524

竹影青瞳:我不谈什么,我在处理我自己的生命。

真人:你对侮辱的语言反应不强烈有两种理解:1.你认为男女绝对平等,因此不存在侮辱性的语言。2.你的灵和身体是分开的(高境界),你注重的是灵,侮辱你的身体墨关系,不知道哪种理解是你的本意?

竹影青瞳:怎么说呢,你说的这两种我都有吧。我觉得世界上没有恶人,人在某种情景下会伤害别人,侮辱别人,是有他的原因的,如果没有这个原因存在,他仍然是善良的人。对于一个在特定情景下的恶人,我们往往缺乏耐心和爱,也就是等不及他的改良,我们就对他施之报复和惩罚。就我自己来说,我觉得爱和宽容比报复和惩罚更重要,爱和宽容并不是对恶的纵容,而是给人充分的发现自己内心善良的时间和空间。

Xcg:我想,你现在还很年轻,自然没有许多约束,即条件允许你没有“责任”,但愿你能永远自由。作为一个社会人,特别是没有你那种条件“自由”的人,是不会同意你的“自由”原则的。

随着年龄增长,我只会越来越自由。这自由不是对社会责任的推卸,而是心灵内在自由的自然敞现。人当然会受一定社会道德的约束,但心灵的自由是超越道德的。比如我把身体当作美丽的物体,但在目前社会的大多数人心里,身体的美丽本性是其次的,身体的罪和欲才是首先想到的。为什么他们看到身体就想到罪和欲,而不是美丽,那是因为他们的心灵受正在陈腐的旧观念的约束,他们的心灵还不自由。

如来:网上的你如此随性,可实际上生活中的你并不这样.这不是很矛盾么?为什么?

竹影青瞳:是的,是有点矛盾。但其实也不矛盾。任何人在合适的环境和场合,都能够比较自然地表现出自己的个性,而在不适合的情况下会隐藏自己的个性。我也如此。

无法9无天:早就听说了斑竹得大名,今天碰巧摸到这里很荣幸能见到版主的大作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绝非无耻下流之徒不喜欢楼上的朋友那么问,那是亵渎了性我一向把性看做世间最美好的东西,最纯洁的事物就像这个页面上那翠绿的竹真诚的祝福斑竹!我会支持你的!

竹影青瞳:是的,本质上没有什么东西是贱的,下流的。但如果自以为高尚,就相应地把某些东西看成下流。

如来:哇塞,扰乱我们的思想岂不是件可怕的事情,邪教啊?

竹影青瞳:从思想专制的角度讲,任何与自己思想不一致的思想确实都是异端邪说。我想,我要告诉你的无非如此:除了你已有的相信的观念,还存在不同的观念。

默默:青瞳,好。感谢你对我所提出对“知性”的简单定义。想问你2个问题:你觉得自己或者你的文字深沉吗?你是如何理解“文如其人”的?

竹影青瞳:不知道你指的深沉是思想还是风格,如果是思想,深沉的意思自然指深刻,思想的深刻一直是我努力追求的,也是我对自己及文字自信的来源;如果是为人和文字风格的深沉,自然是与轻松快乐相对的,那么我及我的文字也算是比较深沉的,我的文字当中,轻快风格的几乎没有。“文如其人”这种说法没错,但不能拿文字与人僵硬地一一对应,好比父子两个,他们血液相同,性情承传,但世界上绝对没有在各方面一模一样的两个人。

曾经医生:你恰好错了,我不是什么卫道士,可能年纪还比你小很多,只是不习惯有人在大街上叫卖自己的下半身或所谓的上半身文学而已。你的文字可以够眩,但是掩饰不了你对社会理解的肤浅。象您这样的所谓“写手”,如果不脱有谁来看?你应该感谢上苍赐给你一副女人的躯壳——尽管稍微次了点......还是老规矩,没有自信的话,请删帖。谢谢。

竹影青瞳:一个人如果完全接受自以为永不过时的所谓道德,就有可能成为这种道德的忠实拥护和捍卫者,这跟年龄没有直接联系。你可以回头看看我们悠久的封建历史,看看那些时代道德理论还有多少是我们现在仍然坚信和坚持的。为什么会有虚伪道德和卫道士的说法,就是因为道德是有时间限制的,是相对的,是会变得陈腐的。你说,如果不脱有谁来看?对于你确实如此,如果我不脱,你自然不会来看我是不是?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只有我脱了,你才会来看我,而不少人,在我没有脱之前,喜欢我的文字,我脱之后,照样喜欢我的文字。我要把我的第一本书献给这些真心热爱生命和世界的人。

熊的力量:说实话,现实和理想的距离实在是太大了,见到你之前觉得你还是一个女人,可是看了你的照片后觉得让人很倒胃口的,,对不起,把自己弄的不想女人不是你的错,但是你把她拿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其实,你所做的事情都是很自然的现象,压迫越大,反抗才会越大,相信你能明白我的意思.我只是想说,人是社会人,是不能脱离社会的,你的爸爸妈妈再坏也是你的爸爸妈妈,你要爱他们,同样国家在怎么不好,我们也要爱我们的社会,因为他是属于我们的,我们也是属于他的.及时要我为国家奉献生命,我也愿意.所以看到你对我们的社会有一些抵触,我的心情很不舒服.说了怎么多,是看到你还是一个肯去学习的人.

竹影青瞳:我对社会没有抵触,正如我对你没有抵触一样。不同的是我们的思想观念,由此决定了人与人之间的分离,人与社会的分离。正因为我的思想观念和生活态度与大多数人不同,所以我才遭来你的以及其他人的误解。不是我在反抗,而是与我不同的人不能容纳我。也正如你,不把我纳入你所认为的那个社会。

:今天仔细的拜读了你开放区里的文章,包括你的照片。首先为你感到悲哀,在这男权的社会里,一个弱女子用自己的身体,为自己的文字招揽看客!我想你写的应该是源于你自己的感受,你敢于撕去面纱揭示人性的真和本,你敢于用自己的身体做盾牌去与世俗抗争,真的很钦佩你!不过你的文章里漂流的潜思维很多,关于情与性的关系及根源,关于人性的压抑和扭曲,关于现实中许多明明存在但谁也不敢正视的诸多性问题,你开了一个很好的引子,但鉴于你的阅历,你对人生的理解还很有限,所以‘性’这个表面简单实质复杂的字眼,你还没有办法诠释清楚。能诠释清楚的大有人在,但没有人敢于把自己亮出来说话,这也就是你牺牲自己的悲哀所在!我希望时间和阅历能让你的思想日趋成熟起来,开始你真正的有意义的生活。你现在好比漂浮在空中,要尽快的落到地面,你的心灵和生活才会真正充实而有意义!

竹影青瞳:建议你尽量不要为不要紧的事情悲哀,这是损害身体的情绪。文字的看客是招揽不来的,正如如果你不喜欢我的文字,我怎么招揽你,你都不情愿看是不是?那些为看身体来的人,如果他是可持续发展的人,他可能会瞄一眼文字,如果他自身已经热闹的滴水不进,他看完身体就走了。能真正与文字发生关联的不是眼睛,而是心灵。但部分到我这个网站的人只是在用肉眼看,而不是用心灵看,所以才会有像你那类的说法:“在这男权的社会里,一个弱女子用自己的身体,为自己的文字招揽看客!”。人的本性很复杂,世世代代的人都讲述不完,我用我自己的方式讲述,不求全面,但求彻底。另外也感谢你的建议,我会努力让自己的思考成熟的。

Xiejin: 想说点真话,你其实不怎么好看。不过你有偏执的自信。祝你天天快乐。

竹影青瞳:好看不好看那是眼睛的偏见,听听自己灵魂的声音,它肯定有不同看法。

天涯顾客:别说你在抗争什么,在捍卫什么,更别说你在……?无非就是文字水平不错,而对性和谈性又有种偏好,说性能让你兴奋而已,也许这就是你说的精神享受吧。每个人的内心都会有冲动的意淫,无论男女,只是你说了出来,再加上你把握了男人爱偷窥女人裸体的心里,所以你出名了,就这样而已。不会生气吧?

竹影青瞳:对任何一种与你不同的生活方式你都可以选择这样解释,不过这种看待他人的方式一点不能让你学到智慧和知识。
Davis:同样,从《2004最丑恶十大女人》发现这样一个人的存在,然后又在google上搜索,最后找到这里。文章一定找时间拜读,可是惊叹于网络评比的力量!绝对免费的广告,使你又多了无数的读者。豁达一点,感谢那个评比吧!

竹影青瞳:嗯,对于一个内心洁净的人,对她最丑恶的评语也是颂扬和祝福。

富人甲:如果有人出一百万买你一个晚上,你怎么看待?

竹影青瞳:我相信这不是我的命运。

寂寞野马:实在不想伤你自尊。。。你身材真是太烂了。。

竹影青瞳:放胆说吧,因为你伤不了我的自尊。一块玉不会因为别人说它是石头它就变成石头。

不染心:看了你的文,见了你的人,不只是心仪.假如我想说:好想操竹影青瞳,你会是得意还是鄙夷?

竹影青瞳:很多人对着一个鸡蛋评头论足,你说这个鸡蛋是得意还是灰心?在我看来,这个鸡蛋它就是鸡蛋,无论别人怎么说。我也一样。

晟竹:看了你的部分文字,却一直没能搞懂,你到底在干什么,到底想要什么?你谈到你的锋利的精神气质,我感受到,却无法理解! 不知该接着说什么,只能象下面的网友说的,你或许是妖怪。祝你一路走好! 或许你会回复,也可能不会! 但我是不会再看到的。

竹影青瞳:不一定要理解什么,也不一定非要现在就理解。正如我给你的回复,也许你真的看不到了,但对我来说,重要的是我们看待世界的眼光,我们对待他人的态度,即使不能理解这个世界的复杂,人心的复杂,但也并不妨碍乐观自信地生存,宽容友善地对待他人。

云悠千载:我不是一个消极的人。但是读你的文字,总让我共鸣,总让我无限感伤.....

竹影青瞳:能有共鸣就好。感伤不一定就是消极,也正如嘻嘻哈哈不一定就是快乐。文字给人安慰,即使是忧伤的安慰。

触摸到痛楚: 看了你的东西,我感觉我也应该去出卖下我的文字,毕竟快穷死了,就当是换阿堵物的龌龊手段也好。。谢谢你,以文字出卖自己的灵。。。。也是我应该做的

竹影青瞳:呵呵,什么样的人就有对事物什么样的理解吧。

Nihk:看到人体,首先想到的,当然是性。你说呢?

竹影青瞳:可能需要时间吧,多少年了,我们被灌输了这样一种思维模式:裸体=性,我想慢慢会改变的。

Nihk:其实,人人都希望能够窥探别人的隐私,你抓住了这样的心理。不要忘记,你是学美学的,有理论基础。我希望,依然可以看见你的隐私。

竹影青瞳:呵呵,我可没有把袒露身体当作公开隐私,我袒露,是因为我想让人发现它的美。

人生醒之时:怎么说呢,你这个女人,简直是女人中的败类(还是觉得不够劲儿的词儿)。先是看到你的身体,感觉还好,一看你那张脸呢……还挺自恋的,在镜子里照来照去,看来看去,我不知道你所谓的想用最唯美的图片配上最唯美的文字,从何而来啊?文字,不如说是三级片的走场,照片,不如说是一个垃圾女人的变态自我欣赏。 且说这些吧,你有后悔的那天

竹影青瞳:其实你大可以向我展现你的个人魅力的,遗憾你没有。值得深思。

光明正道:我知道你很长时间了,不过这个网站我是第一次来。对你的感觉怎么说呢,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活法,只要不违法,只要心中快乐就可以了,管他那么多干什么呢?不过说实话,我真的没有你这么勇敢,我很佩服你!!

竹影青瞳:勇敢有勇敢的代价,平常有平常的福气。

至尊宝:身边不少朋友埋怨空虚寂寞或对感情多波折...你对这些问题是如何排解的...

竹影青瞳:我想生活的难题无非这三样:疑惑、忧愁和恐惧。孔子说:“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对于疑虑,那就尽量去知解它,多学;对于忧愁,倘若自身没有大过,无罪于人,那么一切忧愁其实不过天上白云,随起随灭,不必为之牵累;对于恐惧,培育勇敢的心就可以了。

军:现实中有你这样敢想敢做的人好少!

竹影青瞳:是啊,但有我一个我想也该知足了。毕竟死一个总比死好多好。

追憶靈魂: 如果自己站被黑了?青瞳 请问你第一个反映是什么?我很想知道我是说如果。

竹影青瞳:黑了就黑了,世界不可能总是我愿望的那个样子,人也不可能总是我愿望的那般对我友好(就我这半年的经历,人们对我已经足够不友好了,被黑也算正常)。

(0)
(0)
------分隔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竹影青瞳简介

特立独行者,1999年开始文学创作,2002年取名竹影青瞳在网络发表文字,有小说60篇,散文273篇,随笔120篇,诗歌16篇,日志69篇,访谈28篇。思想前卫,文风大胆,语词狂狷魅惑。后洗涤尘垢,亲近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