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 注册帐号 |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访谈 >

《文汇周刊》:执着内心的真实

时间:2014-07-07 19:14来源:竹影青瞳作品站 作者:竹影青瞳 点击:
1.你提倡身体的觉醒,可是身体本身除了睡觉的时候,它都是醒着的,你不认为 用贴裸照这样的行为多少有点希望借助挑战人们的观念而得到关注的居心吗? 觉醒不是身体的非睡眠状态,正如

《文汇周刊》:执着内心的真实

1.你提倡身体的觉醒,可是身体本身除了睡觉的时候,它都是醒着的,你不认为
用贴裸照这样的行为多少有点希望借助挑战人们的观念而得到关注的居心吗?

觉醒不是身体的非睡眠状态,正如人的精神的自觉意识不是指人的非睡眠状态一样。觉醒不是生理的,而是精神的。

人的身体的觉醒有两重意思,一是指身体的敞开,也就是身体感观的打开,再通俗点说,即恢复身体的敏感。人类从野蛮到文明,身体的敏感度是在衰退的。一是因为人类借助身体的延伸――各种器械和技术能更好地生存,二是因为文明的戒律和规约对身体感观一定程度的抑制和锁闭。身体觉醒的第二重意思也就跟这文明的戒律和规约有关。约定俗成的观念认为,精神高于身体,身体是卑贱的,是会腐朽的,而精神可以得到永恒。在此观念之下,形成了一种强大的精神泛滥而贬弃肉身的价值观。我们可以看到,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身体的解放都还只是在近代才发生的事情。

但我所提倡的身体的回归,并不等于身体的解放,或者身体欲望的解放。我更愿意把身体看成物体,而事实上,人的身体也确实是众多物体之中的一种物体。人的身体这种物体不仅仅有性的欲望,更重要的是,它比别的物体在敏感的程度和广度上都有优势。我的身体的觉醒,也就是要设法恢复身体这种深刻和广泛的对于世界的敏感。人是有天眼的,那么应该首先打开身体的眼睛,让身体在世界中敞开,自由地承纳它所能承纳的一切。

关于贴照片这一事情,我已经在别的场合解释过很多次了,现在再重复一遍。

我最初在我的文字后面张贴自拍照片,完全出于对自己身体的惊奇。我在拍下的照片里看见自己的身体,感觉很不真实,但我发现它很美,我当时很激动,因为我从来没想到自己的身体竟然可以是这个样子的,影像彻底改变了我对自己身体的态度。这样的一种发现就像一种发明,我很想让别人也知道我的发明,当然还有虚荣心在里面,我想,你看,不仅我的文字很美,我的身体也是很美的。我当时是有顾虑的,我拍的裸照都没有头部,这也是为了把自己的身体跟现实的我分离出来,而这也增强了身体的对象化,也就是说,我那没有头部的裸体照片可以是任何一个女人的,或者说,它就是女人的身体,不管是哪一个女人的。我觉得人的身体真的很奇妙。

刚好我自己也一直在探索身体的问题,我一直觉得身体在人与人的交往,以及在人与周遭物体的纠缠中具有根据性的特点,人通过自己的身体认识这个世界,并借助身体确证自己存在,确证与自己的亲人、情人彼此相爱,并在别人的身体的疼痛里油然生起同情和博爱(参见我的小说《因为寂寞,所以挑逗》)。如此,我的自拍行为跟我自己探索的生存理念牟合在一起,我对灵魂回归身体的倡导也是顺理成章的。

2.在你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的时候,说过"为什么人们对一个写字的女人的
身体如此感兴趣?"现在搞清楚了吗?

"为什么人们对一个写字的女人的身体如此感兴趣?"这是一个很深厚的问题,各人思考的角度不一样,回答也会不同。最根本的一点是,人有好奇心,尤其是对处于社会显要位置的人更有好奇心,或者带点色彩地说,有窥视欲。而被窥视最多的又往往是跟性有关的东西。我相信人对于性,对身体永远都会保持一种神秘感,不管人的身体解放到何种程度,这种神秘感都不可能被完全消除。这种神秘来源于生命本身的神秘。生命本身就是一种奇迹,性是最大的奇迹。

其次我想,还跟我们的文化传统有关。中国的男人心中有很深的妓女情结,尤其是对有文化有才能的妓女,怜悯、鄙视的同时又几乎近于崇拜。我当然不是妓女,但是我把世俗认为只应该让自己夫君和爱人观赏的身体让所有人来观赏,这跟妓女把原本只属于自己夫君和爱人使用的身体让所有人使用有结构上的一致性,恰巧我又是个有才华的女子,而且先前有木子美,所以很不幸的我也成了中国男人这种妓女情结投射的对象。

3.使用blog前后和接受第一个访问前后,你的生活起了哪些变化?这些变化现在
看来,你能承受多少?

在接受第一个访问之前,我自己在网络发表文字还是很开心的。我喜欢那种两重性的生活,也就是我自己的现实生活跟我的网络生活分开了,离开网络,我是一个很普通的在高校里工作的人,有稳定的收入。而在网络,我是一个追求精神自由的写字的人。这两种身份互不干扰,网络里的人不知道我的现实身份,而我现实生活中的同事、朋友也不知道我还有网络的身份。这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我相对自由的生存。

但是在媒体炒作之后,尤其是媒体把我的现实身份公开以后,我这种相对安全自由的生存被完全破坏。我真正成了一个被剥光衣服的人,我再没有了可以保护我继续稳定生存的个人隐私。

这一切我都承受下来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继续活下去的,还要执着文字,执着内心的真实。

4.作为一个发迹于网络这种新兴媒体的作者,你对媒体作用怎么看?

西方的媒体大多是在尽力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大众,尽力满足大众的知情权,而中国的媒体大多是在尽力掩藏真相,或者只提供给大众一些无事实根据的传闻和小道消息,也就是八卦新闻。正是有这样的八卦精神作祟,我这样认真写字,执着表达自己内心的人才被当作天下奇闻一样炒作起来。

5.写作在你的生活中有多重要呢?

我不太喜欢写作这个词,写作显得太专业化,这样就会把我定义为一个潜在的作家。我不想当什么家,我就是喜欢写字,写我自己喜欢的文字。

就目前来说,写字已经成了我生命的重心。我可以放弃爱情,甚至亲情,但我决不会放弃写字的可能。

写乃是对我自己生存的完全,它是我生存的方式,是支撑我行走人世的拐杖。我必须写,否则我很难活下去。

6.你的写作有没有受到过昂那依斯•宁的影响?

我是一个比较自恋的人,受别人文风影响较少。当然潜移默化的,我自己喜欢的作家、思想家和书籍对我精神气质的塑造肯定是有影响的。

我以前比较喜欢的作家是米兰昆德拉和法国的杜拉斯,哲学家是赫拉克利特、康德、海德格尔,诗人是里尔克、荷尔德林、海子。
  
还有我对古印度宗教和犹太教也比较感兴趣。

7.你现在已经被归为"美女作家"中的一个,你对这个归类怎么看?对这个群体怎么看?

我不是美女,而且也不愿意成为作家什么的。所以我决不可能是美女作家。别人怎么说那是他们按自己的标准和意愿行事,我无权干涉。

我相信“美女作家”这个词只是特定时代的产物,以一个群体的容貌特征来定义这个群体的写作,有点荒谬,也体现男性对于这个群体的集体意淫心理。

人是会死的,人的容貌是会衰朽的,而经典的文字会保存下来。我相信这个群体里真正热爱文字执着文字并在文字里展现了生存真相的人能够证明自己并非瞬间性的“美女作家”。

8.大家现在都把你和木子美相提并论,你有什么看法?

他们把我跟她放在一起谈论,只是就我的行为跟她的行为之间的某种共性。我们都比较大胆,都有对禁忌的冒犯,都同样不幸地遭到媒体的炒作。

至于文字,我跟她没有可比性。这一点,还是让时间缓慢地证明吧。

9.在你作品中无处不在的对个人隐痛的迷恋,是不是能理解成一种自虐快感?

从我自己写者的角度来说,正因为我感到疼痛,所以我才会借助文字把这痛揭露出来,由此缓解我的痛感。也就是我写出疼痛,乃是因为我非写不可,而不是因为我在追求一种自虐般的文风。

写者只能写自己深切体验到的东西。我的内心确实如我文字般晦暗、颓废、衰败,我只能写我体验到的这些东西。我很难有快乐的时候,所以不少读者问我为什么不能写点快乐的东西,这个世界不是每天都发生很多轻松快乐的事情吗?没错,确实每天都有轻松快乐光明的事情发生,但关键是我体会不到那种轻松快乐光明,或者体会到了但不够深刻,由此没法诉诸文字。

我宁愿用美好的文字展现痛苦,也不愿用浅薄的文字展现快乐。

10.对你未来的生活有什么规划?

继续写字这是肯定的,而且终生都要写字。我打算暂时修养一段时间,然后重新找一份工作,我必须先养活自己,而靠自己的文字是没法养活自己的。

(0)
(0)
------分隔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竹影青瞳简介

特立独行者,1999年开始文学创作,2002年取名竹影青瞳在网络发表文字,有小说60篇,散文273篇,随笔120篇,诗歌16篇,日志69篇,访谈28篇。思想前卫,文风大胆,语词狂狷魅惑。后洗涤尘垢,亲近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