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 注册帐号 |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情思的自觉

时间:2014-07-03 16:07来源:竹影青瞳作品站 作者:竹影青瞳 点击:
一、情的遮蔽与觉醒 审美作为对生存意义的领悟,表现为情与思的自觉,情思的自觉状态相比于现实生活中情思的遮蔽,就是精神的自由。 情的遮蔽表现为感受、情绪或情感的未敞开

情思的自觉

一、情的遮蔽与觉醒

审美作为对生存意义的领悟,表现为情与思的自觉,情思的自觉状态相比于现实生活中情思的遮蔽,就是精神的自由。
  
情的遮蔽表现为感受、情绪或情感的未敞开。一个对音乐迟钝、对一首诗茫然不解、对一部好的小说激不起任何情感反应的人,我们可以称他缺乏审美修养或鉴赏力,也可以说是一个缺乏情趣的人,正如我们说那些不苟言笑的人缺少幽默感一样。无论幽默还是情趣,都是一定感觉、情绪或情感无拘无碍地释放,此种无拘无碍又不能等同于自发性的渲泄。在任何一种情感渲泄里,都有一种意义的空洞相伴随,也即意味着,在渲泄之中以及之后,精神性的内在自我都是缺席的,它并没有给出自己,给出与情绪渲泄相伴随的意义,或者也可以说,情绪本身存在着意义的匮乏。个人拥有、占据着某种感受、情绪或情感,但这些感觉却是对个人内在自我——那个渴求意义的自我的否定,这也就是生存着的个人有情之“我”的遮蔽态,即一定的感觉,情绪或情感不能得到释放或者只是空洞无精神内涵的释放。而在审美状态中,沉睡的情感苏醒了,自我束缚的感觉获得了解放。苏醒和解放一方面表现为生存意义的自足和无限。欣赏一朵花的快乐不同于得到某种贵重之物的快乐,前者的快乐,是纯粹内心性的精神满足,它默守自身而具有无限丰富性,后者的快乐却建筑于欲望和炫耀之上,欲望和炫耀对占有者自然也是一种意义,但此种意义即是可计算的也并不默守自身,也即需要依赖外在的参照物才能显现,因此它是片面而有限的,使精神束缚于某物或某个环节。此外,情感的苏醒和解放又表现为情感的自由外化。从艺术创造的角度来说,情感的自由外化是情感的形式化,也即席勒所说的“质料消融于形式”;从审美接受的角度而言,情感的自由外化又是接受者填补艺术作品的意义空白,将艺术作品内化为精神性的意义统一体的过程。
  
从根本上来说,情感的自由表现并非人的精神摆脱了外在的物质束缚的结果,反倒是后者才是前者的功能或结果。在审美体验中,情感以如其所然的方式呈现出来,并且为意识所自如领会与把握,这也就是说,不单是情感无拘无碍地涌现,也是内在意识不即不离地将此情感承受起来,审美者一方面沉醉于他所领会的情感,一方面他正遭受的情感又对他表现出无可无不可的情态。正是这种内在的亲密又疏离的体验与体验者的关系,才充分显示精神的自由。现实生活中的情感表现,却不具有此种“不即不离”、“无可无不可”的特征,情感总是私已并且肉身性的,不管个人能不能、愿意不愿意承受它,它都已经内在于、紧紧地依附在携带情感的人身上,见不出任何空隙和可以回旋的余地,也就是说,个人不容易剔除掉自身性的情感,除非用另一种情感代替它。审美的情感却能给人以可有可无的承受的自如,一方面它不是一种重担,强压在个体内心之上,而是精神的游戏;一方面对情感的承受本身就生起一种快感,因而即使剧烈的痛苦和悲伤也变得容易承受并且似乎如人所愿。


二、精神的自由思考
  
情感的自由涌现和自如承担又可能引起精神的自由思考。
  
无知与有知的区别并不在于对知识的占有以及对其实际应用赢获的功效,而在于精神境界的蒙昧与澄明。一个对自身的生存状况缺乏自觉意识和思考的人,假如他无能改变自己的处境,那么他蒙受双重的不自由,他既受制于他的处境,也受制于他与处境的直接浑然一体的胶着关系,他既不能现实地摆脱他的困境,也不能在精神的超验境界里暂时摆脱困境而超然反思。反思为何能够为他赢获精神上的自由,首先在于反思本身就是一种超越,这截然不同于那种怨天尤人的情绪反应。由困境而来的不满和抱怨,倘若执着于它,那么恰恰表明抱怨者与处境的胶着关系,他被他的处境处境化了,他的处境决定和控制着他的情绪。而反思却是从处境中跃出后的积极反顾,他与他原先处境的这种精神上的距离就是自由的可能性。其次反思是对蒙昧的祛除和对澄明之境的追寻。反思既是对生存意义的追问也是一种自我价值关切。倘若他所经受的磨难还不是对他生存的完全否定,反思者就要拷问出这磨难背后的意义和价值来;倘若一切遭受都是自作自受了无意义,那么反思必然要追问一种真实的意义存在的可能性。不管哪一种情形,反思都使原来黑暗的生存带来光明。
  
现实生存的个人最无法克服的不自由状态是人类生存的终极境况。终极境况是那些虽然表面上暂时改变却根本上不可改变的生存境况,如人必然死亡,必然遭受痛苦,为机遇所制,不可避免地卷入罪恶之中以及这个世界的不确定性等。在对必然性的审美体验中,精神遭遇那否定一切的异己力量,并且洞察到自己的整个命运都完全掌握在这个必然性之中。必然性是永远的得胜者,它仅仅通过整个境遇使自己得以表现,它既不服从也不支配,而只简单地存在着。精神却要在这异己的力量里证明自己的绝对意志,它在摧毁生命的一切否定性力量那里寻求对生命的肯定,拷问生存的真实意义和价值。诚如黑格尔所言:“精神生活不是害怕死亡而幸免于蹂躏的生活,而是敢于承担死亡并在死亡之中得以自存的生活,精神只当它在绝对的支离破碎中能得全自身时才赢得它的真实性,精神是这样的力量,不是因为它作为肯定的东西对否定的东西根本不加理睬,犹如我们平常对某种否定的东西只说这是虚无的或虚假的就算了事而随即转身他向不再询问的那样,相反,精神所以是这种力量,乃是因为它敢于面对面地正视否定的东西并停留在那里。精神在否定的东西那里停留,这就是一种魔力,这种魔力把否定的东西转化为存在。”因为精神能够把异己的否定性的东西转化为一种有意义的存在,从而肯定生命和生存。

(0)
(0)
------分隔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竹影青瞳简介

特立独行者,1999年开始文学创作,2002年取名竹影青瞳在网络发表文字,有小说60篇,散文273篇,随笔120篇,诗歌16篇,日志69篇,访谈28篇。思想前卫,文风大胆,语词狂狷魅惑。后洗涤尘垢,亲近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