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 注册帐号 |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日志 >

我的源头

时间:2014-07-03 20:04来源:竹影青瞳作品站 作者:竹影青瞳 点击:
有一次路过鸡鸣寺,感觉很灵秀,当时就有冲动进去看看,但随行的人不是很有兴趣,只好作罢。前天灵感突发,想再去,于是昨天去了。 刚到寺门口,头皮开始发胀,脑子里浆糊一样

我的源头

有一次路过鸡鸣寺,感觉很灵秀,当时就有冲动进去看看,但随行的人不是很有兴趣,只好作罢。前天灵感突发,想再去,于是昨天去了。

刚到寺门口,头皮开始发胀,脑子里浆糊一样乱糟糟的,很难受。以前在北京的时候,走到雍和宫附近,也有类似的头皮发麻的状态,但这次严重多了。

买了票领了三支香,进入天王殿,开始像其他香客一样跪拜,跪拜第一尊佛像的时候,祝愿父母健康长寿,但突然脑子一片模糊,悲从心来,特别想哭。

忍住眼泪拜完了四大天王的塑像,还好到第二殿跪拜的时候,脑子平静了下来,感觉很放松,甚至有点喜悦。

回到家,上网搜索,发现像我一样在寺庙里莫名其妙想哭的人还挺多的,有人说是因为佛缘深厚,前世有过修行,但不知什么原因失落了,没得圆满,所以这世看到佛像、听到佛经触景生情,遗憾悲痛。

这种莫名的悲哀于我不是第一次了。第一次发生在藏区的喇嘛寺里,那时听师傅念藏经,虽然一个字听不懂,但突然感觉非常悲哀,我问师傅为什么我听他读经会这么悲哀,师傅说,悲哀就像天上的浮云,来来去去,不必理会。第二次发生在北京的雍和宫,看到戒台楼某一世达赖喇嘛的塑像,那种亘古悠远的悲哀再次袭来。第三次发生在北京的八大处的灵光寺,这一次真是哭得一塌糊涂,卫生纸都用掉了一包。当时随行的两个朋友应该觉察到了,不过我倒还坦然自若。

想起多年以前,在厦门南普陀寺,当时陪同一位女性朋友,看到女性朋友非常虔诚地跪拜佛像,我当时觉得异常怪异。那时候的我,觉得拜佛怎么说来都有点盲目和功利的味道。

04年去了一趟藏区,在喇嘛寺里住了一个星期,寺庙的住持,也是我的师傅,教我怎么跪拜佛像,也就是从这开始,我低下了我高傲的头,开始一点一点地放下自我。

当然放下越多,对非物质空间的感应能力就越强。

也许真是意识到前世未竟的事业才感到悲痛吧,无论如何,我找到了我的源头。

(0)
(0)
------分隔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竹影青瞳简介

特立独行者,1999年开始文学创作,2002年取名竹影青瞳在网络发表文字,有小说60篇,散文273篇,随笔120篇,诗歌16篇,日志69篇,访谈28篇。思想前卫,文风大胆,语词狂狷魅惑。后洗涤尘垢,亲近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