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 注册帐号 |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日志 >

独自清理生命中的垃圾

时间:2014-07-03 20:06来源:竹影青瞳作品站 作者:竹影青瞳 点击:
4月2日 这两天有强烈的恐惧和不安,对父亲身体的担忧到了极点,让我想起失恋的心情,仿佛也是如此这般。 而想到将来的路,想到现状,则是另一种不安。但是此刻坐在这里,记录下

独自清理生命中的垃圾

4月2日
这两天有强烈的恐惧和不安,对父亲身体的担忧到了极点,让我想起失恋的心情,仿佛也是如此这般。

而想到将来的路,想到现状,则是另一种不安。但是此刻坐在这里,记录下这些,心情却是分外平静,感觉自己丝毫不受这些情绪的污染。

4月3日
1、今早在床上想起了除了出国之外的其它选择。我把出国作为Plan A,以目前的境况,这个Plan A若是发生,那真的需要奇迹。

Plan B是,如果我未能出国,那么我将继续留在南京,继续我的职业生涯。Plan B符合我的现状,也符合我对未来的规划。

原来想不计划任何事,但这个Plan B很自然地浮现在我脑海中,所以也许也称不上计划。但如果Plan A没有奇迹般地发生,那么我最大的可能就是执行Plan B了。

对于Plan A,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未来对我是什么样子的呢?我将做什么?我一无所知,这对我是一扇关起的门,除非我推开了这扇门或这扇门开启了,我才会知道门后是什么。

这半年来的强烈的将会出国的念想不知源何而起,我甚至能感觉到对于英国的某种莫名的执迷,我甚至想去那留学,当然这一点不现实。

2、最近做的梦都是比较美好的,因为我与很多个自己达成了和解。我不再压抑自己对女性的情感,不再质疑,不再为之迷惑;我不再否认自己的局限,不再为之自卑、自责。

4月4日
去了九华山的玄奘寺,跪拜的时侯眼泪又涌出来,感觉所有的苦都化作了泪水。静静地坐着听寺里主持的诵经,额头发麻,但也还是有杂念。

绕着寺后的小山转的时侯,树林里一只猫跑过来,喵喵叫着,在我面前躺下,像向我讨好,叫得又有点可怜,我摸着她,不知她是否身体有病又或是肚子饿了。走得时侯她也没跟着我,就这样作罢。

从玄武湖的情侣园回来,一路风景很好,春光明媚,杨柳拂岸,微波粼粼,点点白帆。

又想到自己的孤独,在某些时侯,对自己的孤独还是感觉不自然。

又想到出国,像幻觉,像一场梦。

每天都是有意义的,每一刻都充满生命的光华。

4月5日
1、昨天去玄奘寺听诵经对静心有加持作用。昨天半夜醒来,开始自然静心,几乎毫不费力。更像是某种外来的力量,到后来非常强烈,感觉自己的脑袋变成了两层,一层是外在的力量,没有意识,没有内在对话;一层是习惯的力量,是我的意识所在和内在对话。后来外在力量明显地压过了内在对话,我还能感觉到内在对话的存在,但它似乎被压成了薄薄的一层,我感到恐慌,害怕自己被外在力量完全吞噬,但似乎又渴望被吞噬。

四点的时侯再次睡着,但在梦里梦魇,在梦中害怕自己睡着了醒不过来,害怕外来的力量借助我的情欲偷食我的能量。

但还好,醒来后并不觉得不舒服。

2、进入很深的寂静的时侯,非常细微的声音都能听见。

3、昨晚(凌晨)梦见自己乖巧地躺着,渴望被人抚爱、照顾,这不很像昨天遇见的那只猫吗?或者这只猫就是为了向我示范,在内心深处,我就是她展示的那个样子。

4、骑车绕了玄武湖一圈,路过鸡鸣寺的时侯,两边的太阳穴发麻,担心自己承受不了连续的冲击,所以没进寺里。城墙沿路的风景很好,很安静,因为这种安静,衬托得早春的树木,远处的山群,干净的水泥路也很安静,处在某种安宁的秩序中。

现在算开始喜欢上南京,因为我会去寻找美好之处了。我有冲动骑车去寻找,去路过那些美丽的景致,就像我在北京所做的那样。

4月6日
1、 唐望说:Acting without expecting anything and withstanding anything lies ahead of us.

2、 看见自己的不满情绪在不同的情境下表现出来。一个人的不满不一定针对某一件事,他
不满的根源很可能是另一件事。

3、 也看见自己的恐惧不时幻化成某种想象。

4、我没有沉迷于对出国的想象,但出国的念头几乎已经深入我的骨髓。很多时候不由自主地,它就浮现在我脑海里。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这是非常疯狂的念头。因为之前我从未想过出国,就是现在,我也没有出国的打算和计划。这个念头不管我的个人意志自顾自地浮现。

一开始我也质疑这种莫名其妙涌现的念头,后来我决定听之任之,我不想再重复那无止境的内在矛盾和斗争。

晚上洗澡时想,即使这个念头最终被证明不过是自己的固执幻念,我也能坦然承受。就算它是虚妄的,必有它虚妄的理由,或者因果。我需要做的,只是觉察它,不评判它,也不需要认同或否定它,因为无论是评判、认同或否定,也都是一种执迷。

4、 我的2010年的心愿只有一个,“和自己在一起”,准确地说,是听从内在真正的声音的
指引,来安排我的生活,继续我的人生之路。

4月7日
1、 在昨晚的静坐中,杂念少了,或是意念的涌动频率慢了。

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分为左右两半,左边比较昏沉、沉重,而右边则比较活跃、轻浮。把意念集中在左边,除了感觉到那里的昏暗和沉重以及某种沉潜的力量之外,什么也没有。而把意念集中在右边,则感觉到内在对话,语言的碎片等等。后来的某一时候,意念既不在内,也不在外,而是蕴含在每一处,我是一切,一切是我的感觉,非常自有、美妙。

2、静坐到现在,听觉敏锐了很多,任何一种声音传到耳朵里都像被放大了一样,但一点不觉得吵闹,或者说,我的心不会感觉被打扰。

4月8日
这段时间喉咙里一直有一种甜味,不知是否因为静心的效果。

4月10日
1、在感官与知觉,知觉与意识,意识与精神之间是有间隙的,如果不去认同,它们之间是各自独立和分离的。

2、梦见与人争辩,但这不是清明梦,而是昏沉的梦,但做完我就醒了。只记得有个女的对我说:她们是爱你的,现在还爱你。我争辩说:我又见不到她们,我怎么知道她们爱我。

我回想自己的情感模式,不知何故,我一直觉得有困难感受亲人的爱,当然那是以前,现在我能感觉到他们的爱,当然不是我喜欢的表达方式。至于其它的情感,我一直深藏于心,羞于表达或不知如何表达,所以我总是梦见我至今爱着的那些人,却从不联系他们。

梦中人说的爱,感觉是生生世世的爱,她说她们仍然爱我,是指无论轮回多少世,她们仍然爱我。

3、这段时间的梦,都在独自清理着我生命中的垃圾,因为即便是恐怖的梦,似乎也仍然与我无关,醒后的我感受不到那梦里的恐怖,只能说,梦里的那个我不是真我。

4、意识到自己的傲慢自大,但意识到的时候,会有一个严厉的声音叮嘱我改正,让我想起初中时候内在的那个严厉的声音,它们是同一个吗?

5、 意识到自己的清高,当然这也是自大。

6、 业障,业是已有的思想、行为、语言、意志、愿望等,它们是修行的障碍。

7、 意识的投射,当意识幻化出某种景象的时候,它确实像投影机一样投射出某种声色画面,
但当意识清醒过来时,投射瞬间即止。

8、 意识要不投射,要不与感官和知觉认同,要不保持清醒不作为。无明,即指意识的投射
和认同。自觉,即意识的自觉,觉察到自身的存在,而不是觉察到知觉到的,投射出的。因为意识不可能同时知觉到这两者的存在。

9、 我前世是有修行的,不然为什么现在会如此轻松地领悟和继续修行呢?

10、自我和这身体确实像某种牢笼,真我若不觉醒,就意识不到这种束缚。

11、听莫扎特的安魂曲,觉知到自己曾经造下的恶业。主要是大学时的同学,我曾经在口头上打击过她们,并以此为乐。非常抱歉,希望她们已经在心里原谅了我的无知和自大。

4月11日
1、昨晚打坐心很乱,怎么也定不下来。后来躺下,侧卧,倒是可以停顿内在对话很长时间,但还能感觉到内在对话的存在,就像在平静的水面底下的暗流。

2、所有的妄念都像一个诱饵,我的欲望、习性、思想都争先恐后地扑上去,编织出更大的妄念和幻象。

3、一直都有两种命运,一种是纠缠于思想、情欲,这个表象的世界;一种是从中跳出。躲在那个表象的世界,貌似有一种稳定和安乐,因为可以不用正面我们最终的命运。而从中跳出则需要我们随时正面我们最终的命运。

4、唐望说,所谓巫术,就是节省能量,是一种意识状态。瑜伽也是一种意识状态。达到某种意识状态都需要能量,静心和冥想其实就是在节省能量,让身心以一种最省能量的方式来应对日常生活。

5、他心通和宿命通其实都是内在寂静的效果,当一个人的内在足够寂静和敏锐,他当然能够听到别人内在的声音和觉察到命运的轨迹。

6、唐望说的意愿类似瑜伽里的真我或宇宙意识。与意愿的连接,需要分离意识和思想、意识和感官知觉。唐望那一派巫士通过两种技巧来达成这种分离:潜猎和做梦。前者是意识对日常生活的清醒知觉,后者则是意识对梦的知觉;前者针对右脉的锻炼,后者则是针对左脉的锻炼。

4月12日
1、 一篇参禅的文章说到灵知,即唐望说的不借语言的直接知道。

2、感觉应该为静心设下某些戒律,首先尽量不要谈论自己的修行,倘若不得已要谈论,也尽量简洁、疏离地谈论,切不可夸大等过于自我地谈论。

3、在修行过程中,必须做到不惊不怖,始终保持温和、疏离、淡定。

4月13日
凌晨做了个恶梦,我在梦里躺在床上,感觉旁边还睡有一人,我内在知道我一个人睡,旁边不可能有人,我的恐惧让我极力想醒过来,我努力了几次,都没能醒过来,最后终于醒了过来。

醒来发现自己头脑清醒,没有任何恐惧的感觉,这是最近静坐的效果,有了一定的出离感。

(0)
(0)
------分隔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竹影青瞳简介

特立独行者,1999年开始文学创作,2002年取名竹影青瞳在网络发表文字,有小说60篇,散文273篇,随笔120篇,诗歌16篇,日志69篇,访谈28篇。思想前卫,文风大胆,语词狂狷魅惑。后洗涤尘垢,亲近佛道。